14ddtv.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玄幻武侠 » 楚留香外傳

楚留香外傳
上一篇:孔雀王之鎧甲魂下一篇:日宜園

作者好色客



聞知大師藏玉佛,內含神功無人知。

不勝心嚮欲觀之,一解心中滿腹疑。

今晚午夜正子時,吾將踏月來取之。

大師素雅達知意,必不致令我徒勞。

這是張淺紫色的短箋,此刻就平舖在光亮的石桌上,信上雖然沒有具名,卻帶著鬱金香的香氣,這種縹緲而富有詩意的香氣,已足夠說明這封短箋是寫的。

接到這封短箋的是西藏布達拉宮的主持乃慧喇嘛,他此刻就坐在桌前,眼睛瞪著這張短箋,心中正燃起無名的怒火。

莊嚴的大廳裡,還有三個人,一個神情威猛的乃勇喇嘛,雙手負背,在廳中來回的踱步。另一個目光如鷹,陰鷙沈的乃智喇嘛,就坐在乃慧喇嘛的身旁。還有一個枯瘦矮小,卻有著一對招風大耳的乃聞喇嘛,正坐在角落旁閉目養神。

乃勇走到桌前,拿起了短箋,重重一拍桌子,厲聲道:「就憑這張紙,就想把布達拉宮的至寶玉佛像盜走,楚留香呀楚留香,你未免也太瞧不起布達拉宮了吧!?」

乃慧神情嚴肅的說:「三位師弟千萬不可大意,因為楚留香就憑這種同樣的紙,已經盜走了不少的奇珍異寶!」

乃智冷冷道:「哼!那是他沒遇到我們四大天王。」

乃聞:「對!就憑我這天聽神功,他就別想靠近我們。」

乃勇:「再加上我們四人聯手,這次定教他鎩羽而歸。」

晚風中穩穩傳來更鼓之聲,乃智霍然站起,道:「子時到了。」

乃慧馬上衝向牆角,按下機關按扭,露出了暗門,他打開了暗門,瞧見那紫檀木匣還在裡面,不禁鬆了口氣,轉首笑道:「想不到楚留香也不過爾爾。」

乃勇仰首笑道:「楚留香呀楚留香,原來你也不過是………」

突然乃聞「噓……」的一聲,乃勇笑聲立停,窗外有個低沈而富磁性的語聲笑道:「玉佛像已拜領,楚留香特來致謝。」

乃智箭步衝到窗前,一掌震開窗戶,只見遠處黑暗中站立著一條高大的人影,手裡托著個二尺長的東西,在月光下看來,晶瑩而滑潤,他口中猶在笑道:「戊時盜寶,子時才來拜謝,禮數欠周,望請海涵!」

乃慧早已面呈怒色,疾聲道:「追!快追!」

只見人影搖晃,風聲響動,四大天王已穿窗而出。

四人追逐那人影,不久之後就不見蹤跡了,突然乃慧面色慘變,失聲道:「壞了!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快!快回去。」

四人回到大廳中,瞧著那紫檀木匣,乃慧已衝了過去,打開匣子,匣子裡的玉佛像早已不知去向,只有一張淡紫色的短箋寫著:

? ?? ?? ?? ?? ?? ?? ?? ?? ?? ?? ?? ?? ? 大師伴佛未解,

? ?? ?? ?? ?? ?? ?? ?? ?? ?? ?? ?? ?? ? 盜帥踏月留香。

這是艘精巧的三桅船,潔白的帆,狹長的船身,堅實而光澤的木質,給人一種安定,迅速,而華麗的感覺。

在船上有一位男子,舒適地伏在甲板上,讓溫暖的陽光,曬著他寬闊的,赤祼祼的,古銅色的背。

海風,溫暖地從船舷穿過,吹起他漆黑的頭髮,堅實的手臂伸在前面,修長而有力的手指,握著的是晶瑩而滑潤的歡喜玉佛像。

此玉佛像乃是密宗歡喜大法的祕笈,練會之後不僅武功大進,而且御女不洩,且讓交歡過後的女子死心塌地愛上你,並言聽計從如奴隸一般,但不失其心智。

可惜,數百年來無人練成,因為,無人可以破解玉佛像的密祕,再加上玉佛像收藏在布達拉宮?,而宮中高手無數,凡入宮偷竊者,皆有去無回,直到,盜帥楚留香出馬,打破這個神話。

此時,楚留香正專心的在研究玉佛像的密祕之時,一位年約十五的美麗少女走上甲板,她穿著件寬大而舒服的鮮紅色的薄紗衣裳,秀髮鬆鬆地挽起,露出雙晶瑩,修長的玉腿,赤著纖秀的,完美無疵的雙足,輕盈地走到他的身邊,輕輕地用腳趾搔他的腳心,並露出了甜蜜嫵媚的笑容,就像百花齊放一般。

楚留香縮起了腳,道:「甜兒,妳難道就不能安靜一會?」

她銀鈴般嬌笑了起來:「楚大哥,你猜錯了。」

楚留香懶洋洋地翻過身來,眨著眼睛笑:「李紅袖姑娘,有一個頑皮的宋甜兒,就夠我頭大了,妳千萬不要學她。」

紅袖笑著道:「楚大哥,難道除了甜兒外,別人就不能頑皮了嗎?」

楚留香拍拍身旁的甲板,道:「坐到我身邊來,我給看一樣寶物?」

紅袖乖乖地坐在楚留香的身旁,看著他手上拿的東西,害羞的說:「楚大哥你怎麼拿著這麼下流的東西!」

原來,玉佛像是一座人身象頭的魔神,全身赤裸,而且有一位美女趴在身上,雙手抱頸,雙腳張開,下面那根巨大的雞巴正插入她小屄中,面呈歡愉,且身旁還有八對小的魔神,以各種不同的姿勢在交歡之玉石神像。

難怪,未經人事的紅袖,看了會臉紅心跳,害羞地直說下流。

楚留香看到紅袖嬌羞地樣子,不禁心動,伸手抱住紅袖,笑道:「小妮子,妳可別不識貨,這座玉佛像可是藏有天大的密祕,和上千條的人命?」

紅袖吃驚的道:「真的嗎?楚大哥你可不要騙人?」

說完,就順手把玉佛像從楚留香的手裡搶到自己的手中把玩。

於是,楚留香把玉佛像的密祕及歷史告訴她,但把御女不洩和交歡過後,可以控制人心的密祕,保留不說。

紅袖:「哦!…原來如此,那楚大哥你發現玉佛像的密祕了嗎?」

楚留香:「我正在研究時,妳就來搗………」

突然「哦 !…」一聲響起。

原來是紅袖看到神像的雙眼,特別晶瑩剔透,好像活的一般,教人忍不住想去摸它,於是伸手一摸,「咦!」眼珠好像會動,於是用力一按,就從玉佛像的象鼻中射出一顆藥丸,正好射入楚留香的口中,打斷他的話,接著從下面掉出一卷小小的羊皮卷。

藥丸射入了楚留香的嘴?,馬上化作一陣甜津,直落腹中,而羊皮卷正好落在紅袖的手中,楚留香和紅袖趕緊打開一看,被嚇了一大跳!

別看這小小地羊皮卷,雖小,卻寫有數個千字,裡面記載著玉佛像的出處及練功的方法,最後說明,這歡喜大法共分九式,每練一式需要四名處女之身交歡,才可練成,且要處女之身的人,按神像的雙眼,射出歡喜丸服下,才可練習,一旦服下歡喜丸,不練神功者,必流盡陽精,自爆脛脈,哀嚎三日而死。

如練會第一式者,在七,七,四十九日內,未練成第二式者,同樣自爆脛脈,流盡陽精哀嚎四日而亡。

就在兩人看完之時,楚留香感到從體內發出一股強大的熱力,直到全身,一股獸慾暴出,難以自制,由其是下面那根大雞巴,粗壯暴長如怒目金剛般硬的直痛,抱著紅袖的手不禁用起了力,抱得更緊了。

此時,紅袖覺得身旁的楚大哥全身赤熱,臉呈血紅,下面褲襠頂得好高,立刻憂心如焚的說:「楚大哥你覺得怎樣了,看你模樣好像很痛苦似!?」

楚留香的獸慾難止,可是理智卻告訴他,不可對這位如親妹的紅袖下手,於是痛苦地說:「快!紅袖妳快走!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快!趕快走!」

紅袖看著痛苦萬分的楚留香,心中萬般不忍,再加上平日對他愛慕已深,於是紅著臉低下頭去說:「不!我不走!楚大哥,紅袖願為你付出一切。」

楚留香急著道說:「紅袖,沒有用的,妳也看到羊皮卷上所寫,一式需要四名女子,現在只有妳一個人,妳又何必作無謂地犧牲。」

紅袖更急地說:「船上還有蓉蓉,甜兒和神水宮的南宮燕在。」

楚留香:「可是……」

突然「嗯!…」的一聲。

原來是紅袖見楚留香還在猷豫,於是就鼓起勇氣,往他的嘴親了上去,不讓他再繼續說下去了。

這下子楚留香再也忍不住了,於是雙手緊抱紅袖,吻著她的香唇,並且吸

吮了起來,而她的香舌,也被他吸吮了出來,他的舌尖撥弄著她的香舌。



一陣長吻過後,紅袖似乎透不過氣來,含糊地發出呼聲:「嗯…嗯……啊

……啊…哦……哼………」



接著楚留香雙手一陣忙碌,往上,隔著薄紗輕撫著她富有彈性的少女粉乳

,再伸入薄紗中解開了肚兜,雙手在她圓鼓鼓的奶子上,愛不釋手的搓揉捏弄

,並用指尖磨擦著奶頭,令她嬌軀顫抖不已,玉手在他胸膛胡亂撫摸著。



往下,伸入薄紗中,隔著絲質褻褲,微微鼓起的三角處,輕輕地撫摸著。



啊!褻褲濕了。原來是紅袖在楚留香愛撫下,小屄早已潺潺地流著淫水,

褻褲也就被淫水泡濕了,而她的身軀也抖動了起來,且扭動了起來,雙腿微微

地分開,期待他把褻褲脫掉。



果然不負紅袖的期望,楚留香將她身子平放,低下身去,一手托起她屁股

,一手拉著鮮紅色的褻褲,往下脫……



一付美好的身材展現出來,均勻的小腿,結實的大腿,健美修長。肌膚雖

不是很潔白,可也細嫩得很,那片呈三角形的草原區,陰毛雖然稀少,但卻非

常的長,約有四吋多,而那神祕的桃源洞口,正潺潺地流著淫水!



楚留香看得都醉了,只覺得血流加速,全身燥熱,跨下的雞巴已躍然欲動

的抖動著,而且更加長粗增硬。



楚留香迅速脫下身上唯一的短褲,露出那根大雞巴出來,迫不及待的抱住

紅袖,把她壓在身下。



他的嘴唇找到她的櫻桃小口,深深地吻下,然後將舌頭伸入她的口中,舌

尖攪動著她的香舌,之從收回舌頭,用力吸吮著,一條如小蛇般的香舌,已然

吸入了他的口中,並在他的口中掃動著。



紅袖的一雙玉臂,緊緊纏繞著他的背腰,一雙玉腿,也纏上了他的雙腿。



楚留香在一陣愛撫之後,才發覺紅袖身上仍披著薄紗,於是將她上身輕輕

抱起,脫了她的薄紗,她現在已是全裸了。



紅袖全身乏力,嬌喘連連,口中不斷地發出低沈的呻吟:「嗯…啊……哼

……抱緊我…嗯…用力抱……哦………楚大哥…我…我愛你…你……嗯………

…」



楚留香一聽,更加興奮,愛撫的動作也加緊了起來,他把嘴順著她的粉頸

向下滑,到了她的酥胸,在那粉嫩地奶頭上吸吮,左手也握著另一隻奶子,不

停地捏揉玩弄,右手在那片草原上,撥弄著雖少卻長長的毛草,手指輕扣著桃

源洞口,並不時玩弄著二片肥厚的陰唇。



小屄流出大量的淫水,將手指都泡濕了,他伸出中指插入屄中,小屄?濕

濕滑滑地,於是他的手指開始在小穴中探索,並不時地抽送著,點著,扣著。



紅袖如觸電般的全身抖動,呻吟聲由沈漸高的嚷叫起:「啊!……哦…哼

……用力點……唷……人家啊……小…小屄?…好…好癢呀………唔…楚大哥

人家屄…屄?…好癢呀………嗯…哼…………」



紅袖的嬌軀扭動著,屁股搖擺著,一隻玉臂緊緊纏繞著他,一隻王手卻伸

到他的跨下,抓住他堅挺高舉的雞巴,輕輕撫弄著,並緩緩地套動。



兩人這樣互相愛撫著,忘情地享受著,甲板上正迷漫著一股浪漫的羅漫蒂

克和無邊的春色。



突然,楚留香將手伸到紅袖的大腿內側,然後把她一雙玉腿分開,右手扶

著堅硬的大雞巴,左手撥開肥厚的陰唇,大雞巴輕抵屄口,並不停的輕輕地上

下磨擦著。



紅袖的小屄經龜頭的熱燙及磨擦,酥癢陣陣,淫水潺潺地流個不停,她再

也耐不住的娥眉輕鎖,媚眼半開,朱唇微啟,沈沈的呼著:「哎唷哦…嗯……

楚大哥哦……人…人家啊………唔…小屄好癢唷……嗯…哼……你就別…別再

逗人…人家了啊………嗯……快…快點了……人家受不了啦………」



楚留香知道紅袖現在極度需要插屄。於是,他的雞巴對準小屄,屁股猛然

用力一挺,往前一送,大雞巴順著滑潤的淫水,「滋!…」的一聲,大雞巴插

入小屄,且全根盡入。



這時紅袖痛苦的大叫:「哎唷…喟呀……痛死人家了啦……哦…停…快停

住呀………楚大哥啊……人…人家受不了啦………你停住呀……哦…………」



楚留香卻異常的興奮,龍心大悅,因為他是第一個佔有紅袖的男人,因此

,他非常的珍惜,暫時停下抽插雞巴的動作,溫柔地親吻她,愛撫著他。



楚留香的雞巴是全根插入小屄?。雖然沒有抽送雞巴,可是大雞巴在小屄

中被包得緊緊的,龜頭一抖一抖地跳動著,頂著花心一陣舒爽,接下來他緩慢

地用屁股磨著圈圈,大雞巴也在小屄?顫顫地跳動著。



紅袖漸感疼痛不那麼強烈了,小屄?也越來越癢,如萬蟻在爬似地,奇癢

難耐,加上花心被龜頭一抖一抖地按摩著,磨得心花怒放,淫水直流。嬌軀因

而扭動著,屁股也不由得輕輕挺起,以求花心能得到撞擊。



楚留香見紅袖這樣的動作,知道她已耐不住酥癢,再看娥眉舒展,媚眼含

春,雖然眼角有淚,但已然疼痛大減,於是屁股緩緩地一下一下的挺動了,大

雞巴也在那窄緊的小屄插幹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他開始加快大雞巴的抽送,越來越凶猛,越來越快,大龜頭

一次又一次的用力撞擊花心,令得她嬌軀扭動著,雙手胡亂的抓著。



在楚留香連續快速的抽送二百多下後,紅袖失神地呻吟著:「啊!…哦…

哦……嗯…楚大哥呀………唔…小妹好爽啊………嗯…太…太美了啊…………

楚大哥你…你的那根…嗯…好大…好長…唔……小…小…小妹快飛了啊………

哦…嗯……我…我忍不住了啊…………哦……嗯………」



楚留香知道紅袖要洩身了,於是加快速度的抽插,以讓她得到充分的高潮

快感。他才快速的抽插幾十下,紅袖就失聲地叫:「啊………楚大哥……我…

我愛你……我永…永遠都不…不離你啊………哦…嗯……我…我要尿…尿了啊

………我…我要…要…要飛了喔…嗯…嗯…………」



紅袖的嬌軀顫抖陣陣,雙手緊抓著楚留香的手臂,在一陣激烈的顫抖下,

陣陣陰精洩了出來,直將大龜頭淋得又燙又濕,然後,雙手雙腳無力地放下,

呈大字形的躺下休息。



楚留香感覺到被紅袖滾燙地陰精噴龜頭上,一陣刺激,舒爽,精神為之一

振,而且淋在龜頭的陰精,馬上被吸入體內,化作一道真氣,運轉全身,全身

的炙熱立減三分,可是性慾也增三分。



但楚留香知道一個初經開苞的處女,是耐不住連續被幹的,可是心中性慾

卻一直衝擊著他,令他不知如何是好之時。

忽然,聽到從艙下傳來一陣南國姑娘甜美的聲音,嬌嗔道:「楚大哥,紅

袖,吃飯了,快點下來嘛,人家肚子好餓哦!」



接著從艙下衝出一位,穿著一件鵝黃色且寬大舒服的薄紗衣裳,並露出一

雙淡褐色的,均勻美麗,線條柔和的玉腿的美麗少女。



她漆黑的長髮梳了兩根辮子,長長的辮子隨著玲瓏的嬌軀不住盪來盪去,

淡褐色的瓜子臉,配著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顯得嫵媚又俏皮,她的臉上本來

在故作嬌嗔,但瞧見了紅袖全身赤裸,躺在甲板上,從小屄中流出紅白的汁液

,而楚留香也是全身赤裸,跨下挺著那根雞巴又大又粗,為了一呆。



突然!驚叫一聲,扭頭就跑,跑得比來時還快。可是,有人比她更快。



原來是楚留香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時,忽然看見宋甜兒出現,如獲救星,

但見她轉身就跑,心想,怎麼可以讓她溜走呢,於是,施展輕功,迅速的將她

攔腰抱起,捉到紅袖身旁,按倒在地,壓在身下。



甜兒的嬌軀用力扭動,拚命掙扎,大聲驚叫:「不要啦!…不要啊!……

楚大哥你放過我吧!求求你?」



楚留香見甜兒如此奮力抵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命已起身坐在一

旁的紅袖,按住甜兒的雙肩,自己則將甜兒的雙腿?起扛在肩上,並用左手將

雙腳扣住,而右手就把甜兒的衣裳撕破,撕碎鵝黃色的褻褲,並扯下肚兜。



露出了一付健美且玲瓏有致的身材,淡褐色的肌膚,細緻柔嫩,修長均勻

的玉腿,柔若無骨的玉臂,玉乳小巧飽滿而結實如筍,小腹平滑柔細,以及那

光滑無毫卻又突出如鮑的小屄。



此時的甜兒也不再抵抗了,因為紅袖已將事情的原由說出,而甜兒原本就

深愛著楚留香,如今心願達成,更是滿心歡喜的說:「楚大哥,對不起!甜兒

愛你,甜兒願意為你奉獻一切!」



說完時已滿臉通紅,雙眼緊閉,一付嬌羞的樣子。楚留香看了更加的興奮

。於是放下了甜兒的雙腳,伏在甜兒身上,親吻她的櫻桃小嘴,一手揉捏著一

隻奶子,一手撫摸著那光滑無毛的包子屄,撥弄著肥厚的陰唇,不時的用手指

在小屄中抽插著,扣著。



而紅袖也跪在一旁,伏下身去,香唇吻上甜兒的一隻奶子,一手握住了楚

留香的雞巴,溫柔地撫弄著,另一隻手則伸到甜兒的小屄上,輕輕地捏著,點

著,扣著那粒肥美的陰核。



甜兒經不住楚留香和紅袖兩人如此的愛撫,小屄?淫水不停的分泌著,將

甲板弄濕了一大片,嬌軀顫抖著,不停的扭著,一雙玉腿也不安的擺動,嬌喘

不休地,口中嬌呼:「啊!……哦…嗯……楚大哥呀……哼…紅…紅袖呀……

妳別這樣嘛……哼…甜…甜兒會…會受不了的啊………哦…哼……楚…楚大哥

…人…人家的小屄好癢哦……嗯…紅袖唷……妳…妳不要捏人家的豆豆了……

…啊……嗯…唔…楚大哥呀……人…人家小屄?好…好癢呀……求…求求你…

…快…快一點啊………人…人家受不了了啊!………哦…………」



兩人見甜兒如此激動,知道她已經忍不住了,於是紅袖將楚留香的屁股捧

高,然後一手扒開甜兒的陰唇,一手將大雞巴帶過來,對準甜兒的小屄口,塞

了進去,龜頭就被陰唇整個包住了,然後紅袖雙手放在楚留香屁股上,用力地

將屁股往下一按。



楚留香也順著紅袖的安排,同時用力的向前一挺,大雞巴順著又濃又多又

滑的淫水,「噗」的一聲,水花四濺的將整根大雞巴,全部插入甜兒的小屄?





只見甜兒疼痛難當的,雙手撐著楚留香的胸膛,雙眉緊鎖,眼淚都流出來

了,痛苦的大叫著:「啊!………哦…紅袖呀……楚大哥唷…你別…別這樣的

用力嘛………甜…甜兒好…好痛啊…………唔…楚大哥你…你不要再動了啊…

…人家受不了了啊…………痛…痛死甜兒了啊………唔…哦……………」



楚留香見甜兒難過的樣子,於心不忍,又怕嬌柔的甜兒會承受不了,也就

停止不動了,並溫柔體貼地,用手揩著她的淚水。



紅袖一看大雞巴已經全部插進去,點頭笑著對甜兒說:「好了啦,妳別緊

張嘛!?第一次都會疼的,再來就不會了。何況只是痛一下下,我剛剛也是這

樣,只要妳放輕鬆點,待會妳就知道,什麼是人生的樂趣了?」



甜兒經紅袖這麼一說,心?踏實了許多,心想:「自己是太過緊張了!」



楚留香和紅袖看了甜兒的樣子,知道她的疼痛己緩和了,再看她的眼神,

也變得嬌媚了,由她的喘息聲中,明白了她的需要。於是紅袖雙手扶著楚香的

屁股,慢慢的轉動了起來。



楚留香整根的大雞巴全根插入,在甜兒初開苞的嫩屄中,雖然沒有抽插陽

具,可是雞巴被那又窄又緊又熱的陰道,夾得緊緊的,大龜頭頂在花心中,被

花心包得死死的,雞巴舒爽的一抖抖地跳動著。



現在楚留香配合紅袖的動作,轉動著屁股,大雞巴也緩緩的,在甜兒的嫩

屄中打著轉,使得原本只是頂住花心的龜頭,變成了磨擦花心。



甜兒覺得小屄中傳來一陣陣的酥麻感,花心更是被磨得奇癢無比,而淫水

也流出更多了,沒多久,她再也忍受不住這種奇妙的滋味,口中發出了舒爽的

呻吟:「嗯…哦……紅袖姐呀……唔…甜兒覺得好舒服喔……嗯…唔…楚大哥

呀!……你動一動嘛……哦……哼…對…輕輕的……啊………哼…人家的屄?

好…好癢呀………甜兒求你快點動一動嘛………哦…嗯…啊…………」



紅袖一看可以了,玉手一拍楚留香的屁股,楚留香領會的挺動著,慢慢的

將雞巴抽出,再緩緩的插入屄中。



楚留香如此緩慢抽插了一會,甜兒覺得不再疼痛,取而代之是一種她未曾

體驗過的美妙暢快,不由得嗯哼出淫蕩的嬌呼:「嗯…哼…哦……好…好舒服

…好奇妙的感覺啊………嗯…楚…楚大哥呀………甜…甜兒求你再快一點嘛…

……哦……對…用…用力一點哦………啊…再…再快一點…再…再用力一點…

…哦…哼………」



紅袖知道甜兒已體會到了插屄的美妙滋味,她的玉手仍放在楚留香屁股上

,用力按著他,讓楚留香加快抽插的速度,漸漸地,楚留香的插穴越來越快,

越有力,而且也更深了。



甜兒覺得雞巴在小屄?抽插的越快,她就越爽,當龜頭撞擊到花心時,就

好像被電了一下,越來越美妙。



當楚留香用上了勁,迅速的抽插了三佰多下,幹得甜兒的嬌軀連連顫抖不

已,忍不住的淫淫浪叫:「哎唷喂呀!………哦…嗯……楚大哥啊……你…你

插的甜兒好…好爽啊……你插死甜兒了呀………哦哦……人家…人家好爽啊…

…唔……紅袖姐呀………甜…甜兒要…要飛了啊…………嗯…楚大哥唷……甜

…甜兒要…要尿出了………哦………哼……甜兒要飛了啊…………哦…哦……

…」



甜兒嬌軀一陣顫抖,高叫一聲的洩身丟精了,人也疲軟的躺在甲板上喘著

氣。



這是甜兒初經開苞的第一次高潮,她覺得美妙極了,整個人被幹得,就像

要飛起來似的,非常舒暢。



楚留香覺得龜頭被甜兒的陰精一淋,熱滾滾的非常舒爽,頓時,陰精又被

龜頭完全吸收,又化作一道真氣,運行全身,同樣的全身熱度再減三分,而性

慾又增三分。



此時楚留香將雞巴從甜兒的嫩屄中抽出,然後轉身向艙門口喊:「蓉蓉妳

出來吧!不必再躲了?」



原來,剛才甜兒在大聲喊叫時,就驚動了在艙底休息的蘇蓉蓉和南宮燕,

兩人來到艙門口時,正好瞧見全身赤裸的楚留香,在撕破甜兒的衣裳,兩人頓

時愣住,而蘇蓉蓉更是傷心欲絕,因為她本來就深愛著楚留香,看到這種情景

,怎能不傷心。



但是聽完紅袖對甜兒的說明時,便不再怪他,反而有成全他之意。



忽然,看見身旁的南宮燕,正緩緩地抽出暗器,想要殺害楚留香,立刻,

不加思索的出手,點住她的穴道,讓她不得動彈。



於是兩人就隱在艙口邊,看著一幕幕香豔刺激的畫面,聽著一陣陣的淫聲

蕩語,不知不覺得全身熱了起來,小屄中流出潺潺的淫水,嬌喘聲也慢慢的響

起,雙手不自覺的在身上撫摸,直到楚留香喚她出來,才回過神來,害羞地走

出來。



此時,艙門口走出了一位,年約十七,身材窈窕,肌膚如雪,長髮披肩,

雙眸清泓如水,穿著一件柔軟而寬大的白色長袍,長長地拖在甲板上,臉上露

出既害羞且溫柔的笑容,如天上仙子一般的絕色少女。



蘇蓉蓉緩緩地走到楚留香的面前,輕輕地說:「楚大哥!」



楚留香看著她,道:「蓉蓉,妳願意嗎?」



蓉蓉輕輕的點了個頭。



楚留香走了上前,一把抱住蓉蓉,低下頭去,對準她的嘴親吻著她,同時

,紅袖和甜兒也一人一邊,在旁為蓉蓉脫下長袍,接著,紅袖解下蓉蓉的肚兜

,甜兒則脫下她白色的褻褲。



露出了蓉蓉一身雪白無瑕的肌膚,盈盈一握的玉乳,結實彈手,粉紅如晶

的乳頭,平滑纖細的小腹,修長均勻的大腿,柔細如薄霧般的陰毛,呈倒三角

形地覆在那豐隆的小屄,而小屄中也正流著潺潺的淫水。



見了此景,楚留香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把蓉蓉抱起,輕輕的放在一個大圓

桌上,壓上了她的嬌軀,對上嘴親吻她的紅唇,將舌頭伸入她的口中,並且纏

繞著她的香舌,不久,蓉蓉漸漸也體會到了親嘴的樂趣,隨著楚留香舌頭逗弄

,去纏攪他的舌頭,並且在兩人的口中,一來一往的玩弄著。



同時,甜兒也低下頭吸吮蓉蓉的奶子,一手捏弄著另一隻奶子,一手伸到

小屄上輕輕地撫摸著那片細絨,並不時的捏弄著那顆小豆豆,紅袖卻蹲楚留香

和蓉個在兩人的下面,伸出右手扶握著楚留香的大雞巴,而左手撥開蓉蓉的陰

唇,將大雞巴抵住屄口,並時緩時快,時輕時重的磨擦著屄口。



蓉蓉同時受到三人的愛撫,身心異常的舒暢,只見她嬌軀扭動著,屁股搖

擺著,不時地向上挺,小屄?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將紅袖的手和楚留香的雞巴

都弄濕了,再也忍不住了,雙手用力撐起楚留香的胸膛,嬌喘呻吟:「哦……

嗯…甜兒用力吸嘛……哼…紅袖哦……蓉…蓉蓉姐好…好難受啊……哦…嗯…

哼……我…我的心好酥麻呀……啊……人家的屄?好癢呀………唔…楚大哥…

你…你們就別…別再作弄蓉蓉了啦………快…快一點插進來嘛………人…人家

受不了啦啊…………哦…嗯………」



紅袖看蓉蓉的樣子,知道她現在極度需要插屄,於是,停止用雞巴磨擦小

屄的動作,而將雞巴對準蓉蓉的小屄口,塞了進去,龜頭就被陰唇含住了,再

用手輕拍一下楚留香的屁股,楚留香也領會了,同時的挺送屁股。



只聽到「啊!」一聲痛苦的尖叫,蓉蓉疼痛難當的,雙手推打著楚留香的

胸膛,柳眉緊鎖,雙眸也流下淚了,並想用力的夾合雙腿,然而雙腿卻被紅袖

按著,動彈不得。



紅袖側目一瞧,大雞巴才插入不到一半呢!於是低下頭伏在蓉蓉的小屄上

,伸出香舌,輕輕地舔著那顆粉紅色的小豆豆,而甜兒仍在蓉蓉的酥胸上努力

著,且越來越有心得,只見甜兒的玉手握住一隻奶子,撫摸著,並用手指夾住

奶頭,不斷的捏弄著,嘴巴則含著蓉蓉別一隻的奶頭吸吮了起來,一會輕咬,

一會用舌尖舔著,又是吸吮,又是用舌頭攪磨著奶頭。



原本疼痛的蓉蓉,經紅袖和甜兒這麼一挑逗,只一會兒她已經忍不住了,

只見蓉蓉嬌軀微微抖動,輕輕扭著,雙腿不自主地分得開開的,因為蓉蓉覺得

屄中酥癢無比,又極酸麻的,口中也忍不住的舒爽呻吟著:「啊……哦…甜兒

妳…妳好利害唷……哦…吸…吸的蓉蓉姐好舒服呀………嗯…唔…紅…紅袖呀

……妳…妳舔人…人家的小豆豆…豆……舔的蓉蓉姐好爽呀……啊……小屄?

又酥…又麻…又癢的……哦…嗯…人家受不了啦啊………哼…楚…楚大哥唷…

你快點插進來呀………嗯…替人家止…止止癢嘛………哼…快…快一點嘛……

…哼…哼…………」



紅袖看見如此的情況,就把玉手放在楚留香的屁股上,用力的壓按,大雞

巴已經全根盡入了蓉蓉的小屄中,但聽見蓉蓉高聲尖叫:「哎唷!……痛啊!

……哦.…呼…人家的小屄好痛呀!………唔…楚大哥你不要動嘛……人…人家

會…會痛呀……啊………」



楚留香見蓉蓉如此的慘叫,也就停止不動了,並伏下身下用舌頭輕舔,蓉

蓉流下的淚珠。



紅袖低頭一看,大雞巴已經全根插入了,就說:「蓉蓉姐第一次,一定會

痛的,現在妳已經開苞了,再來就不會疼了,放輕鬆點嘛!等一下妳就知道,

什麼叫欲仙欲死的滋味!?」



甜兒在旁也笑著說:「對呀!剛才楚大哥將雞巴插入我的屄中時,也是非

常的痛,等一會就慢慢的就不會痛了,反而越來越舒服,現在妳不要緊張,把

雙腿分開些,就會覺得比較好了。」



蓉蓉經甜兒這麼一講,就覺得比較不痛了,再回想剛才甜兒被幹的情形,

於是順從的把雙腿分得開些,顯然她也想好好地享受插屄的美妙滋味。



紅袖看見了蓉蓉的動作,知道她已經不再那麼痛了,於是就跟剛才一樣,

雙手扶著楚留香的屁股轉動了起來。



原本,楚留香的雞巴是全根插入蓉蓉的小屄中,正享受著被又窄又緊又熱

的處女屄擠壓的滋味,而龜頭則頂過了花心,被夾包著緊緊的,花心中似乎有

張小嘴,正在吸吮著龜頭,令楚留香感到萬分的服爽,龜頭不由自主地在花心

,一抖抖的顫動著。



現在,楚留香隨著紅袖的動作,慢慢的磨轉著圈圈,雞巴也在蓉蓉的嫩屄

?轉磨著,使得原本頂過花心的龜頭,變成了攪磨著花心。



蓉蓉在一陣疼痛之後,小屄被大雞巴全根插入,漸漸的不再痛了,反而覺

得小屄?滿漲充實,一股奇妙的舒爽滋味湧上心頭,隨著雞巴的轉動,一陣陣

的酥麻感從小屄中傳出,花心更是被攪磨得奇癢無比,淫水也不斷的流著。



沒多久,蓉蓉已經忍不住了,令得她嬌軀扭擺著,屁股上下的挺動著,口

中發出了舒爽的淫聲:「嗯…哦……楚大哥呀……人家的小屄好…好癢呀……

哦…唔…楚大哥你快快點動一動嘛?………算…算是蓉…蓉蓉求你啦……嗯…

…快…快一點動嘛………哦……快點呀!………啊…………」



紅袖一看蓉蓉的樣子可以了,雙手一按楚留香的屁股,楚留香領會的挺動

著,緩緩的抽出雞巴,再慢慢地插入。大雞巴由慢而快的抽送著。



蓉蓉漸漸的體會到了插屄的真正樂趣,那種美妙的滋味感覺,令她猛搖著

頭,擺幌著雙腿,嬌喘輕呼,漸漸的,由輕呼成了淫叫:「哦……嗯……好…

好美啊………唔…真…真是太美妙了啊……哼…嗯…楚大哥哦……你可以插重

些呀……哦…動快一點…再用力一點啊………哦…哼…哦……對…對…就是這

樣呀……哦……快…快一點哦……唔…好…好好哦………嗯…哼…………」



紅袖見蓉蓉,很快的進入性愛的狀況,而且舒服的享受著,於是上前將頭

伏在蓉蓉酥胸上,在她那雪白的玉乳上吸吮著,同時,甜兒就在另一個奶子努

力的舔弄著,而兩人的手則在蓉蓉的小穴上,捏弄著那顆小豆豆。



此時的蓉蓉,經紅袖和甜兒這麼一弄,再加上楚留香迅速而用力的抽插著

大雞巴,並每次都插入了花心,而每插入一次就抖動一次,就這樣連續被幹了

三百多下後。



蓉蓉開始扭轉著嬌軀,挺搖著屁股,全身發著顫抖,高聲的淫叫著:「哎

呀……哦…好啊……太爽了啊……嗯…楚大哥呀……我…我從來都不知道被你

幹…幹是這麼舒服事呀……嗯…哦……好爽啊……唔…楚大哥呀……用力插嘛

……哼…嗯…甜兒呀…妳把蓉蓉姐的奶子吸的好漲喔……唔……紅袖唷……蓉

…蓉蓉姐的小豆豆…也被妳捏的好…好爽呀……哦………大雞巴哥哥啊………

用力的插呀……幹死我吧……哦……對…對…就是這樣啊……快…再用力插…

…哦………人…人家要…要尿出來了啊………哦………哼……………」



蓉蓉在一陣激烈的顫抖之下,她得到了高潮快感,舒服暢快的洩出了陰精

,四肢無力的平擺在桌上。



楚留香被蓉蓉洩出的陰精,淋得大龜頭又燙又濕的,萬分的舒爽,然後,

同樣地化作一道真氣,運走全身,同時熱力也再滅三分,可是性慾也再增三分

,宛如野獸一般。



蓉蓉見狀,知道楚留香快要獸性大發了,趕緊開口說:「紅袖,甜兒妳們

快點去把船艙口的南宮燕捉出來,她已經被我點住了穴道,快點去,楚大哥!

你先把雞巴抽出,等一下就可以幹另外一個人了。」



楚留香聽到還有一個人,馬上放心,用著最後一點的理智,抽出雞巴站在

一旁等候。



紅袖和甜兒聽完之後,馬上到船艙口旁捉出了一位,年約二十,身穿著雪

白的輕紗長袍,腰間束著銀色的絲條,突顯出她傲人的雙峰,美豔的臉蛋,勾

人的雙眸,真是一位能讓男人停止呼吸的美女。



此時這位美女面露慌張不安的臉色說:「我南宮燕是神水宮的人,如果妳

們敢碰我一下,將來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可是蓉蓉三人卻不為所動,仍然動手將南宮燕脫個精光後,再將她?起平

放在桌上,並把她的腿?高且分的大開,使得小屄露出了指大的陰核來,而小

屄中早已流滿了淫汁,好像是正等候著大雞巴的光臨似。



在一旁的楚留香見了南宮燕,那晶瑩如玉的肌膚,嬌軀豐滿似雪,渾身柔

若無骨,但曲線均勻,凹凸分明而不擁腫,兩隻圓鼓鼓的玉乳,比蓉蓉三人都

大,肥圓的玉臀,隆得高起的小屄,又長又濃的陰毛,真是個天生的尤物,令

人垂涎。



此時的楚留香再也忍不住了,馬上跨前一步,雙手抱住南宮燕的雙腿,讓

她的雙腳架在他的肩上,一旁的紅袖也馬上伸出了手,右手扶住楚留香的大雞

巴,而左手撥開南宮燕的陰唇,將龜頭對準了屄口放進去,而楚留香也順勢的

用力一挺,大雞巴順著滑潤的淫水,「滋」的一聲全根盡入小屄中,直搗花心

,並開始抽插了起來。



南宮燕痛苦的尖叫著:「娘呀!……好痛喔!……救命啊!………求…求

求你不要再動了啊……我…我受不了了啊………痛死我了呀!………」



現在的楚留香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只知一個勁的猛幹,大雞巴急出急入

的,猛穿插著南宮燕那成熟的少女小屄,在陣陣的肉緊中,再接再厲,插中她

的花心。



由於南宮燕被點住了穴道,無法掙扎扭跳,只能高聲喊疼:「哎唷呀!…

……救命喔……插…插死人了呀……啊……你…你弄破了人…人家的小屄呀…

……哎呀…不…不要再插了呀……人家的小屄內快…快漲翻了呀……痛死人…

…啊……哦…哦…………」



南宮燕叫死叫活的叫個不停,然而她叫得兇,楚留香反而幹得更猛,看得

在旁扶著南宮燕怕她摔下的蓉蓉,紅袖及甜兒三人目瞪口呆的。



大約在一百五十多下的抽插淫姦後,漸漸的南宮燕感到小屄不再痛了,反

而覺得酥麻快感了起來,淫水也大量的流出來,加快了大雞巴的抽插,那南宮

燕的苦叫聲,怪叫聲,叫到後來也變成了浪哼呻吟:「唔……唔……親哥哥唷

……人家現在不痛了呀………嗯……小屄?面又…又酥又麻的……哼…嗯…嗯

…………」



蓉蓉看見了南宮燕的情形,就解開了她的穴道。



南宮燕漸漸的體會到了插屄的真正樂趣,畢竟她已完全發育成熟,很快的

就進入性愛的狀況,而且舒服的享受著,那種美妙的滋味感覺,令得她猛搖著

頭,挺腰擺腿著,嬌喘浪呼:「哦………嗯……好美喔……唔…真是太妙了啊

……嗯…喔…真是舒服哦……哼…大雞巴哥啊……你好…好利害喔………嗯…

大雞巴每次都插入人家的花心啊………哦…頂的人家好爽啊………哦…嗯……

比宮主的手指還…還厲害呀……哼…插的人家好…好舒服喔………嗯…哦…哦

…………」



在一旁的蓉蓉三人,聽到南宮燕的淫叫聲中,有提到宮主的手指,這句話

時,正在懷疑她是不是同性戀時,南宮燕突然伸手拉下蓉蓉,使得蓉蓉的臉剛

好在跌伏在她的面前,於是雙手抱住了蓉蓉頭,對準著蓉蓉的香唇親吻了起來

,不久蓉蓉就發現南宮燕的舌頭技巧非常高明,令人覺得很舒服,於是兩人更

加熱烈的親吻著。



紅袖和甜兒見狀,也就更興奮了,於是兩人將頭伏在南宮燕的酥胸上,吸

吮著那豐滿的玉乳,而小屄上那粒指大的陰核,更是她倆手指玩弄的地方。



楚留香仍然快速的抽插著大雞巴,而南宮燕也配合著擺動玉臀,不停地搖

,扭,晃動著,南宮燕的小屄?又熱又緊,紅脹的龜頭磨擦著緊包的屄壁,再

加上她那肥嫩的陰唇,更緊緊地包住楚留香的雞巴,每次的抽插,都把南宮燕

的陰唇帶進帶出,更增加楚留香的快感,就這樣楚留香連續的又幹了二百多下

了。



此時的南宮燕,突然推開了熱吻中的蓉蓉,扭轉著嬌軀,挺搖著屁股,全

身發著顫抖,淫聲浪叫著:「哎唷!………哦…嗯……好啊……大雞巴哥哥啊

………你插快些嘛……哦…哼……好爽呀……嗯……妹子呀……姊的那粒小豆

豆……被妳們弄的好…好舒服喔………唔…大雞巴哥哥唷……我…我愛死你了

哦……我什麼都聽你的喔……嗯…哼…哦……用力啊!………快…快一點啊…

……哦…哦………我…我要飛了喔!…………嗯…哼……………」



在一陣激烈的顫抖之下,南宮燕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快感,舒暢的洩出

陰精,雙手無力的平躺在桌上,人也因極度的舒暢而昏了過去。



一股熱燙的陰精,直淋在楚留香的龜頭上,立刻化作一道真氣運行全身,

使得原本發狂的楚留香清醒了過來,接著四道真氣化為一股強的內力,開始在

全身亂竄,不受控制,嚇得楚留香馬上抱起昏迷中的南宮燕,盤坐在甲板上,

再吻住她的嘴唇,運起歡喜大法的內功心法來。



不一會兒,只見他們全身發出陣陣的紅光,且越來越強,直將他們包住不

見,而蓉蓉三人見狀,知道他們現在正是練功的緊要關頭,於是三人位居三方

,為她們護法警戒。



漸漸地紅光淡去了,露出了兩條的身影,不久就完全清楚的看見,楚留香

變得更俊了,臉上顯出自信的笑容,雙眼散發令人心醉的眼神,令人會難以抗

拒的愛上他,而南宮燕也變了更加的嬌豔動人,全身的肌膚白裡透紅,並散發

一股似玉般的靈光。


上一篇:孔雀王之鎧甲魂下一篇:日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