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ddtv.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人心鬼(全)

人心鬼(全)

陽光,神社。



和煦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樹葉,溫柔地打在山內的神社之中,將這個古老而寂

靜的場所裝點得溫暖無比。而在神社之中,一個美麗動人的少女正在自已的房間

,對著鏡子打扮自已。



「肌襦袢和緋褲,不行,還是打扮得漂亮一點吧。」少女將手中的巫女服放

下,換裝一套櫻花色的和服,然後比試了一下。以她的年紀來說,少女的身材實

在發育得過於美麗,不僅擁有性感纖細,凹凸有致的身材和靚麗的容貌,更令人

驚訝地是少女前胸那大得有點不可思議的豪乳,她每做一個動作,胸前的巨乳就

會晃動一下,就好像在驕傲地表現自已一樣。



「靜流,上官家的人都已經到鳥居了,你怎麼還沒有準備好?」母親大人的

聲音從門外響起。



「啊,是的,來了,這就來了。」靜流嚇了一跳,趕緊穿上那件櫻花色的美

麗和服,然後在漆黑的頭髮上繫上兩根漂亮的髮帶,整理一下衣服,剛準備打開

門的時候,一個靚麗的白色影子突然間出現在門口,還沒有等靜流反應過來,對

方就撲了上來。



「哈,好久不見了,靜流,真想你啊!」對方是一個身著雪白道士服飾的少

女,她和靜流差不多年紀,這次同他們的家族一起從海的另一邊渡來,專程就是

為了尋找這個好朋友的。



「雪漣?你真是的,嚇到我了,還是這麼調皮啊。」靜流開心地看著將自已

撲倒在地上的少女,雪漣是從海另一邊的大國來的,同靜流年紀相仿,高佻的個

子,優美細長的身材以及水靈靈的大眼睛,這個異國來的女孩有種特別靚麗,明

快的美。



「母親說你們還在鳥居的路上啊?」靜流想站起來,卻被雪漣壓倒。



「那是父親和母親,他們實在太慢了,說還要淨手,祈禱。」雪漣扮了個鬼

臉,「等一會兒還要和你的父母說一大堆客套話,我覺得實在太麻煩,就獨自一

個人跑進來了。」



「神社有神社的規矩嘛。」



「但是,人家太想見你了嗎,自從上次你從我們的國家回去,已經有三年了

吧。」雪漣邊說著,邊將腦袋拚命往靜流那對巨乳裡塞,然後享受似地不斷搖晃





「你不是還在修行嗎,這樣沒事吧?」對方的親蜜動作讓靜流點臉紅,要是

被父母大人看到就不好了,她拚命推開撲在身上的女孩。



「嘛,師父師兄教的東西太簡單了,我早就學會了!一點都沒有意思,還不

如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呢。」



「真人說你的資質很高嘛。」這一次,靜流終於將雪漣推開,但同時,對方

倒在地上的時候,反射性地,她竟然自已也騎了上去,壞笑道,「哈哈,這一次

該輪到我了!」



露出壞壞的笑意的靜流,像老鷹一樣張開雙臂,將倒下的雪漣牢牢抱在懷中

,然後將玩具一樣死死抱緊,腦袋緊緊貼在一起,「嗚嗚,抓到了,雪漣還是老

樣子呢,又軟又香,好舒服呢……」



「糟糕,被你算計了!」雪漣苦笑著掙扎,兩個女孩就這樣像小貓一樣,扭

在一起。



************



「孩子們,都玩得很高興呢。」大廳之中,兩男兩女,分成兩隊跪坐在地上

,他們分別是靜流的父母,和雪漣的父母。



「靜流小時候一直沒有什麼朋友,像你們女兒這樣年紀相仿的朋友更少見了

,所以很珍惜吧。」神代美帆,靜流的母親,神代家作為一個代代守護巫女的家

族,女性在家族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雖然只是旁系,但神代美帆不僅在巫

女的才能上,在其它地方也一直提供給本家強有力的援助。已經年過三十的她,

卻仍然保持著嬌好的容貌和性感富有歆味的身材,全身上下散發著成熟的魅力。



「是啊,我們家的小女子也是,她性格特別高傲,卻和靜流非常合得來。」

雪漣的父親,上官飛是個像鷹一樣削瘦的美男子,玉面長身,才思敏捷,此刻他

正在美帆的對面,若有若無地看著美帆和服之下性感成熟的肉體,發出笑容。



「聽說了,雪漣小姐正在修行吧,聽說她的資質非常高,連她的師父也大大

感歎呢。」靜流的父親,赤松昭光是個有點胖的矮個子男人,不和道為什麼美帆

會選擇他作為丈夫,作為巫女名門神代家的女婿,昭光並沒有相關才能,他是個

商人,卻以不凡的商才為這個神門之家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財富。



「是呢,但你們家的靜流也不錯啊,雖然只是旁系,但靜流作為巫女的才能

,卻直逼神代家的下一任當主,被稱為擁有最強靈力的神代扇奈呢,可以說這不

是依靠血緣的力量,而是靜流本身就是個天才吧,所以兩個人才會這麼情同意合

,相互修練。」雪漣的母親,原名東方燕,本是武林中的俠女,後來嫁入上官家

,共同經營大型鏢局。同樣年過三十的東方燕,依然保持著年輕時的美艷,眉宇

中透露出一種淩利之氣,直逼神代美帆。



「因為雪漣小姐的幫忙,靜流的潛力才會被開發地這麼快吧,可以說她能有

現在的成就,全靠雪漣小姐呢。」美帆面對東方燕的眼神,只是含笑著點頭。



「哪裡,其實一切都在你的計算當中吧,把靜流送來我們家,讓她們認識。

」東方燕冷笑一聲,看著美帆。後者明顯感受到對方的敵意,臉也沈了下來。



「咳,咳。」看到情況不對的赤松照光,趕緊咳嗽幾聲,「嘛,其實對我們

兩家來說,都是有利的吧。」



「哼,可不是嗎,為了自已的野心,竟然將親生女兒當成利用工具。」東方

燕不依不饒。



這一次,美帆也掛不住了,她一手撐在桌子上:「哦,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們

,要不是你們自已的鏢局撐不下去的話,會答應我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心裡

想著什麼,野心的話,彼此而已。」



「既然大家已經把話說開了,那就方便了。」上官飛點了點頭,「你們的國

家,從古時就代代相傳的三種神器,八咫鏡,天叢雲劍以及八咫瓊勾玉,其中天

叢雲劍由代代侍奉天皇的大名所擁有,勾玉則由以退魔為已任的退魔師陰陽家保

管,至於八咫鏡,如今的擁有者正是你們神代家。」



「沒有錯。」美帆點頭。



「但是,你們神代家的巫女信奉血統,八咫鏡只有被血統最純正的當主所有

,而你作為旁支,卻想謀取不該屬於你的東西。」東方燕冷冷地說道。



「是的,但那又如何?」美帆惡狠狠地返過去,「家主,神代彌生從來就沒

有重視過我們這些旁系,我們默默為本家付出了這麼多,得到的卻是什麼?」



「所以你們不甘心。」上官飛點點頭,將雙手放在桌上,「所以我們才會出

現,才會幫你完成你的願望。」



「儀式什麼時候進行?」東方燕坐回去。



「很快就能準備好,靜流已經擁有了相應的資格,何況還有雪漣在身邊,絕

對能夠打開奈落之穴的封印的。」美帆點點頭,顯然胸有成竹。



「希望如此。」東方燕不屑地飲了口茶,有些驚訝地挑了挑眉,「哦,這是

我們家鄉的口味?」



「是靜流為你們徹的。」昭光笑著說,「她說為了讓雪漣體會到家的感覺,

所以特地去市場上採購回來的。」



「真是個好女兒。」東方燕瞟了眼美帆,閉上眼睛飲起茶來。



************



「哇哇,這就是市集嘛,好熱鬧啊,大家穿的衣服,建築和風景,和我的國

家完全不一樣啊,太好玩了。」市集上,雪漣開心地在街上蹦蹦跳跳,像個快樂

的小鳥。



「因為現在正是祭的時候嘛,所以人特別多。」靜流跟在後面,臉上也充滿

陽光,「對了,雪漣你要吃些什麼,我幫你買。」



「銅鑼燒,章魚小丸子!」雪漣高興地舉起手。」等等,還要魚糕和壽司,

還要……還要……」



「這麼多你吃得完嗎?」靜流叉腰看著眼前的好朋友。



「可以一起吃嘛,就像以前那樣。」雪漣眨了眨眼。



「你一口,我一口?」靜流笑起來。



於是兩個女孩就開心地買了一大串食物,然後坐在石階上,抱在一起你一口

我一口吃著,親密無間。



「對了,你為什麼要穿我的巫女服?」靜流一口搶下雪漣手中的章魚丸子,

然後放在嘴裡含著。現在她們的身份好像交換了一下,雪漣穿著靜流的巫女服,

靜流自已卻還穿著那個櫻花色的和服。



「好玩嘛,既然到你的國家了,當然要試試靜流的衣服啦,只要是靜流的東

西我都想要啦……「雪漣扮著臉說道。



「那你的東西呢?」



「儘管拿去。」



「哼哼。」靜流點了點頭,然後突然做出怪臉,扮出妖怪的模樣,「那麼,

雪漣你整個人都是我的啦。」



說罷,她將女孩一下子撲到,「啊啊,每次都這麼舒服,雪漣真是又香又軟

,好想抱回家喔……」



「對了,我送你一個禮物。」雪漣邊說著,從懷裡掏出道符,上面印有墨文

,筆畫如雲氣繚繞之狀,甚是雅觀,「這是我下山前,師父特別送我的,這是他

老人家花了好長時間製作的呢,叫』太清符』,有驅鬼避邪之用,就送給靜

流吧,希望雪漣的護身符能保護你!」



「真人把這個貴重的東西給心愛的徒弟,這樣給我好嗎?」靜流有些遲疑。



「我呢,一直在想,要送靜流什麼好。」雪漣俏皮地轉了一圈,「果然還是

師父的太清符最合適了,靜流帶在身邊,讓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



「嗯!」靜流高興地點頭,「來,讓我們勾手指!」



或許是因為很久沒有看到好朋友了,雪漣和靜流兩個女孩都特別高興,在街

上嬉笑玩樂,打打鬧鬧,完全忘記了時間,就好像快樂的小鳥一樣,甚至連周圍

的人,也被這對漂亮姐妹的快樂所打動。



「喂,這位巫女小姐,能不能為大家跳個舞呢?」突間,居酒屋的大叔向兩

個人揮手。



「我嗎?」雪漣嚇了一跳。



「去吧,去吧,神樂舞喔,我教過你的……「靜流壞心眼地將雪漣往前推。



傍晚,火起。



市街道上一旁的野地上,篝火之外,大大小小的村民享受完鬧市的喧嘩,紛

紛聚在火堆旁,看著篝火旁的巫女靚麗地跳著,象徵著幸福和快樂,讓神明開心

的神樂舞,小孩拉著老人,女人擁著男人,彼此相依,感受著辛勤勞動過後的喜

悅。



鼓聲,樂聲。



篝火之上,夜空之下,雪漣身穿千早,水干,緋褲和白足袋,紅白相間的巫

女服襯托著一個美麗歡快的身影,她來回舞動,明亮的眼睛透露出開心的喜悅,

白色檀紙包裹下的長髮隨風飄揚,發上的神樂鈴揮舞著五種色彩,伴隨著少女輕

盈的舞姿,迎風展開。



所有的人,都沈侵在少女的舞姿當中,享受著神樂舞所帶來的慰藉。



「這位巫女小姐,是新加入神社的嗎?」有人這麼問靜流。



「喔,不,其實……」靜流吐了吐舌頭,「其實她不是啦。」



「不是什麼?」



「不是巫女啦,雪漣是從異國而來的朋友。」



「這樣啊,不過她跳的舞真的很好呢,看來她很適合當巫女喔。」村民笑著

拍拍靜流的肩。



「啊?」



「靜流小姐很少這麼開心的笑呢,有這麼一個好朋友,以前只是獨身一個人

的靜流也能變得開心起來吧,恭喜你。」



人們都這麼說。



『是啊,這一切都是雪漣帶來的。』靜流感歎地看著眼前舞動的少女,『只

要有她在的話,一切都會變得幸福。』



正當靜流感歎的時候,村的另一邊突然傳來驚恐地尖叫聲,幾個女村民急急

忙忙地跑過來,臉上全是恐懼。



「什麼事情?」靜流攔住一個村民。



「鬼,鬼來了!」



************



所謂的鬼,是這個國家土生土長的一種妖魔,他們大多身材高大,體格強壯

,頭上有著堅硬的角,面目猙獰,還有獠牙,這是最為基本和普通的一種鬼。雖

然兇惡,但其實在諸鬼之中只算是較低等級的,只要不是群體行動,有經驗的武

士,僧兵和退魔武可以輕易擊倒它們。



「雪漣。」兩個女孩奔赴事發場所的途中,靜流提醒自已的好朋友,「等一

會兒面對鬼的時候,呆在我後面。」



「為什麼?」雪漣有些不服氣,只有在這種時候,兩個女孩才有強烈的競爭

意識。



「你是第一次看到鬼。」



「靜流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雪漣哼了一聲,抽出寶劍,「我們一共比

試過幾次?」



「九次。」靜流回答,「我贏多輸少!」



「差不了多少,別忘了我救過你三次!」



「兩次,還有一次是我救你才對「靜流不承認。



「你救我?」雪漣笑了起來,「如果不是你執意要去學座壇法術的話,誰會

被那暴走的觸手纏上?」



「但結果就是,你被觸手纏住,而是我壓制了她。」靜流一字字重調。



「當時是為了壓制你暴走的魔力,我才冒險的,你把順序搞錯了!」雪漣頂

回去。



「謝謝你,能為我這麼冒險。」忽然間,靜流頓了頓,「所以我才不想你出

什麼意外。」



「好吧。」雪漣跺了跺腳,「這次就讓你出風頭吧。」



************



黑暗已經降下。



森林裡,可以明顯看到被玷汙的血痕,在某處,隱隱約約響徹著少女的呻吟

聲。一個全身赤裸的少女正被抓在半空之中,雙臂無力地下垂,誘人的身體隨著

強烈的動作上下起伏,長發狂亂地飛舞在空中,混夾著肉慾的汗水滴到地上,形

成一個小小的水漬。



這個女孩是被完全倒吊在半空中的,一個比她個子要大得多的鬼怪,它四肢

強壯高瘦,隆起的胸膛可以明顯看到骨骼的形狀,又長又細的手臂現在正分別抓

住女孩那雪白豐滿的大腿,將她整個人頭朝下,整個人倒掛在半空之中,強行拉

開雙腿呈一字型,那女性最隱密的私處完全無防備的暴露在鬼的眼線之下,被如

此玩弄的肉體發出了痛苦的悲鳴,但這並非全部。



「啊,不要,不要舔啊……」女孩無助地發出悲鳴。



這個鬼與普通鬼不同之處在於,它有著一根又長又粗的,比人還要長的舌頭

。這條伸縮自如的舌頭不僅是攻擊的利器,也可以充分應用在玩弄女體方面。當

地的居民將這種鬼稱為『軟舌』。



當下,這個高瘦的鬼怪正將手中的少女整個人呈一字型高高提在半空之中,

然後伸出那長長的舌,不斷地舔吸女孩的身體。那特別粗長的舌每一次舔吸就幾

乎可以覆蓋女孩的全身,狂亂的口水濕漉漉地佈滿了女子那雪白赤裸的身體,閃

爍著淫亮的光澤。每次抖動,胸前的美亂就無助地顫抖一次,看起來淫糜之極。



「不要,求求你,不要再舔了。」女孩繼續哀求,但她現在唯一能作的,也

只是勉強晃動被牢牢抓住的身體,像個小貓一樣搖晃。她整個人被鬼怪的口水幾

乎塗滿,有一種說不出了噁心,但同時還混有一種更羞人的感覺。



『軟舌』發出一陣含糊不清的吼聲,更加用力地拉扯女孩的大腿,將那豐滿

的大腿幾乎拉成一個完全的水平線,少女那羞人的私處完全暴露在鬼的眼中。然

後鬼收回長長的舌頭,直盯著眼前那因為緊張而劇烈收縮的肉洞口,不斷吞吐著

熱氣。



「那裡,不行,求求你了。」女孩無助地掙扎,但軟舌無法理解人類的話語

,就算理解了,也當然不會放過手中的獵物。



鬼再一次伸出長長的舌頭,不過這一次它攻擊的目標,不再是對方的身體。

那柔軟的舌頭先是輕輕碰觸了一下少女那最敏銳不堪的部位,引得對方發出失神

的尖叫,然後它不緊不慢,將還帶有口水的舌頭對著女孩那還在吞吐熱氣的洞口

,淫穢的口水直滴進去,引得一陣亂顫。



然後,舌頭開始進入,它先是收縮面積,然後一點一點,從外面擠進少女的

陰道之中,然後越伸越長,直到完全進入對方的身體,直抵子宮口。就算是從外

面,也可以明顯看到那淫邪的舌頭穿梭在女孩的體內,一進一口,還時不時的滴

出口水。



「啊……啊……要……要來了……啊……」也不知道是快感還是痛感,被玩

弄的女孩發出意義不明的呻吟,在鬼怪的動作之下,無助地擺動身體,痙攣,苦

悶地抽動。



直到一個驅魔的護符直打鬼怪的頭部,軟舌立刻發出痛苦的吼聲,放開手中

的獵物,後退一步。隨著侵入者的到來,一直留在那裡的,其它尖角獠牙的鬼也

圍了上來,有些空手,有些拿著帶有尖刺的鬼棒。遠方傳來的腳步聲,這些鬼怪

立刻查覺到了更新鮮獵物的氣味。



「這就是鬼嗎?」身穿巫女服的雪漣站在眾鬼面前,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長角

獠牙的鬼,顯得有些吃驚。



「雪漣,你退下!」靜流一把拉開好友,然後抽出符紙就衝了上去。



「退!」伴隨著靜流的喝聲,符紙中散發出強大的力量將較弱小一點的鬼逼

開。然後快速地跳到前方,因為身穿普通的和服,沒有帶著任何武器的原故,靜

流只能抽出腰際的脅差,與那些強大的鬼怪擊峙。



「呵!」即使連驅魔用的符紙也沒有帶上多少,靜流咬了咬牙,最壞的情況

下,她必須用護身用的脅差,與鬼怪手中的鬼棒對抗。



任何有經驗的武士都知道,這是相當危險的舉動,何況對方的數量還佔絕對

優勢。伴隨著鬼的怒吼,其中一個鬼揮動著鬼棒衝上來,靜流勉強避過攻擊,但

還沒有站穩,軟舌就出現在她的身後,用那長長的舌頭對著靜流美麗的身體上就

是一舔立刻把她打倒在地,全身上下塗滿了妖怪的口水。



「靜流,你在幹什麼?」雪漣跑到倒下的村女身邊,對方還活著,但是非常

虛弱,也就是說無法撇下她全身而退。



另一邊,靜流的情況更不妙了,鬼的人數眾多,而靜流只是身穿和服,手持

脅差,無論在運動能力和攻擊方能都處於完全的劣勢,很快,一個不留神,背後

的軟舌就伸出長長的舌頭將靜流圈起來,用充滿慾望的眼神看著半空中扭動掙扎

的美麗肉體。



「不好,這樣下去的話……」正當靜流努力掙扎的時候,劍光一閃,軟舌發

出痛苦的嚎叫,那長長的舌頭被砍為兩斷,身穿巫女服的雪漣手執利劍,從空中

落到地上,神樂鈴迎風飄蕩,身體輕盈,英姿颯爽。



「靜流,接住這個!」一疊符紙遞到靜流手上。



「你怎麼會有?」



「別忘了,我穿著你的衣服呢。」雪漣得意地笑了笑。



接下來,就方便多了,實力大大受搓的軟舌已經構不成威脅,靜流手持紙符

,口中念著的古老的咒語,龐大的退魔力量遍佈全身,隨著她的指揮,退魔的光

暈分為無數條利箭,直刺那些鬼怪,四個鬼很快就全部倒了下去。



「幹得真漂亮。」光暈退去的靜流身後,雪漣高興地拍著手,「一下子就把

他們全打倒了呢。」



「多虧了雪漣的幫忙。」靜流甩了甩長髮,櫻花色的和服上沾滿了鬼的口水

,讓她很狼狽,「第一次和鬼作戰,感覺如何?」



「還好吧,我想我能對付。」雪漣扶起受傷的村女,「你們國家的鬼都是這

樣子嗎?」



「不,這只是最普通的一種。」靜流搖了搖頭,「還有更多更強力的妖鬼,

那是連退魔師們也害怕的存在。」



「巫女的任務就是對付這些鬼怪嗎?真是辛苦呢,靜流。」



「不,鬼退治多半還是由陽陰師,退魔師們進行的,我們巫女的主要職責還

是守護封印,侍奉神明。」



「這是很重的責任吧。」



「嗯,從古時期,我們家族就代代肩負著這種職責,這是我們的宿命。」靜

流忽然轉臉笑了笑,「不過,也正是如此,我才感謝自已只是神代家的支系,我

不用像扇奈小姐一樣肩負家族的重責,才可以和你這樣在一起。」



「是啊,自由自在活著,無拘無束,那就把鬼當成修行的一環吧。」雪漣的

鬥志似乎被激起來了。」讓我們去打敗他們,對你們來說最歷害的是什麼?」



「確實,這裡有即使最強的退魔師們也難以對付的強力鬼怪,但是你要小心

,有一種鬼雖然並沒有特別強大的力量,所我們國家所有人都害怕他們的存在。





「那是什麼?」雪漣問。



「人心鬼。」靜流一字字說道,「人面鬼心。」



************



奈落之穴,傳說是可以通往黃泉鬼門通道。在這個國家,散佈著多次這樣的

地點,由於一旦開啟,必然會引入妖魔諸鬼出現在人間,所以代代巫女和退魔師

家族都對這些奈落之穴進行嚴重封印,但如今,其中之一被開啟了。



曾經由符紙,白繩所守護的大穴,如今充滿了妖氣,雪漣和靜流趕到的時候

,已經有鬼怪開始從這骸人之所爬了出來,各個奇形怪狀,猙獰之極。



「靜流,你怎麼現在才來。」看到急匆匆,一臉狼狽的女兒,神代美帆就是

一頓喝斥,「而且還穿成這樣,靜流記住你的身份,你是神代家的巫女。」



「是,是的。」靜流趕緊低下頭。



「這,這是什麼?」雪漣第一次看到如此異常的景象,忍不住握緊手中的武

器。



「靜流,你還呆在那幹什麼?」美帆催促女兒。



在兩人面前,已經有好幾位巫女手持神杖和符紙,圍在大穴周圍,準備古老

的封印儀式。



「現在是你展現出一直以來努力的時候了,還記得我以前教過你的封印咒語

嗎,現在以你為中心,我們將展開封印儀式。」作為家族長的美帆如此命令。



「可,可是。」靜流畢竟是第一次,有些退縮。



「沒有可是,你是神代家的巫女!」母親逼近一步。



「去吧,靜流,我在你身後守護著你。」雪漣輕輕拉了拉靜流的衣服。



「嗯。」朋友的鼓勵讓女孩寬下心。



封印的儀式很快就開始了,以靜流為中心,巫女們圍成一圈,詠唱著古老的

咒語,舞動著古老的舞曲,龐大的魔法力量開始瀰散,然後匯合,集中在身穿櫻

花色和服的靜流身上,變成一種新的力量,但是……



「為什麼,會這樣?」靜流吃驚得看著眼前的奈落之穴,原本應該漸漸被閉

合封印,卻越來越大,更多的妖魔諸鬼從黃泉之路爬上來,甚至開始襲擊進行封

印儀式的巫女們。頓時,深夜下的奈落之穴,群魔諸鬼亂舞,無數來著黃冥的妖

魔從地底爬出,嘶吼著,猙獰地撲向周圍的巫女們,血光飛濺,伴隨著淒烈的慘

叫,瀰漫著駭人的妖氣,周圍變成了活生生的黃泉鬼穴!



封印失敗了,靜流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景象,這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巫女的

本能讓她明白眼前發生了什麼,也知道這一切從何而起。突然一個手握金棒的鬼

出現在她面前,揮舞著武器砸向目瞪口呆的靜流。



「危險!」查覺到好友不對勁的雪漣,立刻飛身上去,一劍直刺鬼的要害。

」靜流,你怎麼了?」



「不,不是我的錯,我完全照著母親教得來做的,為什麼?為什麼?」面對

眼前的慘景,受不了打擊的靜流害怕極了,她倒在地上,一步步向後退。敵人還

在逼近,雪漣咬著牙守在靜流身前。



「我絕不會讓你們碰靜流一下的!」少女如此呼喊。



到處都是一片血紅,巫女們的血,妖魔的血,交繪在一起形成了一幅地獄般

的繪畫。靜流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又一個巫女受傷,倒下,被撲上來的群魔諸鬼撕

成碎片,血肉飛散。周圍全是血的顏色,雪漣站在自已面前,巫女服上沾滿了妖

魔的血,宛如鬼巫女一樣死死地守著她。



終於,這一切就有了轉機。本家當主神代彌生帶著大批的巫女來到了失控的

奈落之穴周圍,然後以她的女兒,被喻為擁有神代家最強法力的神代扇奈為中心

,迅速施展起了封印之儀式,很快,蠕動的奈落之穴得到了平息,但是仍然有無

數妖魔因為扇奈龐大的魔力而逃了出去,消失在黑暗中。



「笨蛋,你是怎麼看護這裡的!」彌生一個巴掌將美帆打倒在地上,「竟然

讓奈落之穴的封印鬆動,還出了這麼大差錯,這責任你要怎麼交代。」



面對家主的指責,美帆無言以對,只是垂下頭,惡狠狠地盯著倒在地上抱成

一團的女兒。



「原來如此,是你的過失啊,靜流。」彌生似乎特別生氣,她怒氣沖沖地走

到靜流面前,「別以為其它人說你擁有才能就自不量力,你和能力和扇奈比起來

差遠了,舉行這麼重要的儀式卻穿成這樣,你以為自已是誰?好好掂量掂量自已

的份量,準備好受罰吧。記住,別妄圖取代扇奈的地位,主巫女不是你這種旁支

可以得到的。」



「對不起。」靜流哭著低下頭,「我從來沒有想過取代扇奈大人,真的。」



「住嘴,你還嘴硬!」火氣上來的彌生揮起手,一個身穿巫女服的少女突然

擋在彌生面前。



「不要欺負靜流!」雪漣展開雙手,保護好朋友。



「你是誰,你不記得我們神代家有你這個巫女!」



「我不是什麼巫女!」雪漣頂回去。



「對不起,彌生大人。」美帆趕緊跑過來,「她不是巫女,而是從海的另一

邊的客人。」



「哼,異國的客人?」彌生看了鼓起嘴的雪漣一眼,「讓神代家的巫女服讓

這種異國女人穿,你把家族的傳統放在哪裡?」



「夠了,母親大人!」一個輕脆的聲音響起,神代扇奈,正值花季年歲的少

女優雅地走到眾人紛猙處,用平和,穩靜的聲音說,「我相信靜流只是出於好意

,封印的力量是為某種力量所驅動,或許這不是場意外,但無論如何,請大家先

穩下心,我們都是一家人,不是嗎?」



下一次當主不僅擁有美貌,在氣質和威嚴上同樣具有領袖的風範,無論是美

帆還是彌生,都當下住了口,退到一邊。



「不用在意,靜流,那些逃到人間的妖魔,我們會請退魔師家族來處理的,

你不要太把責任放在心上。」安慰完靜流,扇奈就帶著巫女們離開了。



「神代美帆。」臨走前,彌生擡起美帆的臉,悄悄地,帶著嘲弄的微笑在她

耳邊說道,「我勸你最好知道自已的份量,不要在我的眼前耍小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