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ddtv.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全家亂

全家亂



全家亂













話說從前,賢明天子在位,天下太平,百姓安樂。大間城中,有一富農,姓吳名賴,娶妻牛氏。吳賴膝下有一兒一女,兒子叫吳詞,女兒叫吳遼。吳遼年紀稍大,長得雖非沈魚落燕,卻也稱得上花容月貌。

? ?這戶家庭,家富人健,有子有女,本應算完美之家了。可是事情並非如此。單說這吳遼,卻有一樣毛病。就是見不得男人女人在一起,見到了就醋性大發,人送外號糖醋排骨。

? ?這糖醋排骨到了十五歲,情逗窦已開。一日在家洗澡,爲了洗幹淨下面,她便用手使勁揉搓那?,沒想到有一種奇異的特舒服的感覺從那?産生,隨即傳遍了全身,並且那種舒服感覺越來越強烈,使她沒法把手從那?移開,反而愈加用力揉搓那?,不一會兒,舒服的感覺達到了頂點,身體像是飄在空中騰雲駕霧的感覺,渾身每一個毛孔都沈浸在一種極度的舒爽中,她虛脫地坐在了浴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舒服感覺慢慢消失,她才從夢境中

??就這樣,糖醋排骨常常自娛自樂。由於她瞎吃醋的毛病一直沒好,因此一直嫁不出去。在她24歲的一個早晨,她吃過飯,就去找母親說話。突然聽到母親房中發出一陣呻吟聲,,這倒激起她的好奇心了,她偷偷地撥開窗戶一看,原來是爹媽在幹那檔事,爹先是雙手不停地在媽身上遊動,接著一只手已經往她的裙?進攻了,另一只手也不閑著,仍是不停搓揉著乳房,看媽的表情很有經驗,配合著他手部的動作,不停地發出呻吟的聲音,爹的手在她的裙子?,從糖醋排骨這個角度中並不能看見裙子?的狀況,不過能夠能? ? 不知是興奮?緊張?還是跑步的關係, 她感到臉上一陣陣的發熱, 腦海?全是剛剛父母做愛的鏡頭,尤其是父親那根雄偉的武器...躺在床上,

? ? 糖醋排骨仍在回想那情景,她再也忍不住了, 把三角褲和上衣脫去,才發現她的身體早已迫不及待的濕潤。她把手伸到兩腿間, 秘處是一片泛濫。她用手指沾了沾淫水開始在小核核上撫摸,腦海中幻想著男人雄偉的肉棒在她的小穴中快速地插動,快感同時有如浪潮般得襲上她的全身,一波又一波的沖擊她的肉體及腦海。

? ? 那種無比的快感使她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她感到子宮在不斷的收縮, 她加強了手的力量,也更加快了在核上圓周運動的頻率,

??終於在似乎快要暈過去的情形下達到了高潮。

? ?從這以後,糖醋排骨就想出嫁。她坐著轎子到處找合適的男人,有倒是有一個,可這人不知其意,難解風情,兩人什麽都沒說就鬧翻了。

? ?一日,吳賴經過糖醋排骨的閨房旁,忽然聽到一陣輕輕的呻吟聲。吳賴心中一動,他偷偷的推開窗戶,向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女兒坐在椅子上,衣服已經解開,豐滿的乳房堅挺著,雪白光滑。粉紅色的乳頭若隱若現。她一手抓著乳房,一手伸進內褲中,屁股扭動著。她滿臉漲得通紅,雙眼微閉,櫻桃小口半開半合,發出令人消魂的叫聲。吳賴裆內一緊,肉棍早已挺起。他欲火大漲,心中思量:女兒終究要嫁人的,與其讓李實快活,不如自己先受用受用!於是,他輕輕推開閨門,邁進房中,轉身把門關上。糖醋排骨聽到關門聲,大吃一驚,睜開雙眼,只見其父吳賴正站在面前,兩眼死盯盯地看著她。不由心中慌亂,連忙拉攏衣服。吳賴顫聲說:“孩——子,別——別怕,沒人看見,你年紀大了,有需要這很正常,老父可以滿足你。”說著,老畜生拉開女兒的衣服,輕輕地抓住女兒豐滿的乳房,他有食指和中指夾住乳頭,慢慢地撫摸起來。糖醋排骨不禁輕輕叫了一聲,她挺了挺胸膛,馬上又害羞得低下頭,心中又喜又怕。口中輕喊:“不要,不要——”吳賴又顫聲說:“孩子,沒——沒事的,我們只要不生小孩就沒關係。”他伸出另一只手,伸進了女兒的內褲中,他探索著。女兒把雙腿夾得緊緊的。老畜生心中一急,他抱起女兒,一手拉下她的內褲。他把女兒放在床上,兩手分開女兒的雙腿,口中輕呼:“孩子,別怕,爸爸不會弄痛你的,只要你聽爸爸的,爸爸會讓你很舒服。”糖醋排骨抓來被子,蓋住了臉,下身任由吳賴撫弄。吳賴見女兒下身早已濕透。他輕輕地撫摸著女兒的陰唇,又用大拇指壓住陰蒂,來回轉動著。還沒轉動幾下,陰唇的夾縫中又往外流蜜汁了。老畜生知道時機已到。他馬上脫下褲子,將肉棍抵住女兒的陰唇,龜頭沾上的蜜汁,他用龜頭碰觸著陰蒂,被中頓時傳出女兒輕輕的呻吟聲。老畜生把女兒的蜜汁塗在自己的肉棍上,他分開女兒的陰唇,將肉棍插了進去。糖醋排骨發出了一聲輕叫,已經是一個26歲的大姑娘了,自然不會痛的。老畜生抓住女兒的雙膝,把肉棍一下一下地在濕滑的陰道?抽插起來,龜頭傳來的難言快感,讓他不能稍停下來,抽插了百來下,女兒消魂的叫聲漸漸響亮,她扭動著身軀,堅挺的雙乳亂顫,老畜生雙手放下膝蓋,抓住雪白的雙乳,乳頭早就堅硬。他雙手撫摸著乳房,肉棍盡情地抽插著,糖醋排骨拉開被子,大聲的呻吟突然雙眼緊閉,咬著牙關,兩腿蹬得筆直,不斷擺動的腰部,顫抖連連,香汗淫水同時齊噴。強烈的高潮令她身心暢快,幾天來的抑郁終於得到了徹底的大解脫。慢慢消化完高潮的馀韻後,全身便像癱了一樣軟得動也不想再動。老畜生見女兒給自己頂得像升上天堂,心中自然威風凜凜,幹得更勁力十足,一下一下都把陰莖頂到盡頭, 恨沒能把兩顆睾丸也一起擠進迷魂洞?,淨管不停地重複著打樁一樣的動作,讓小弟弟盡情體味著無窮樂趣,希望一生一世都這麽抽插不停,沒完沒了。糖醋排骨畢竟是初經房事,不經連連呼痛,吳賴才慢下速度,繼續抽插著。他見女兒已達到高潮,就把肉棍拔出,自己用手套弄著,然後,他把精液射在了地上。他緊緊地抱著女兒,倆人在床上躺了會兒,糖醋排骨怕被人發現,連忙叫父親起床,老畜生這才依依不舍地穿上衣服,離開女兒的閨房。糖醋排骨也穿好衣服,心滿意足地坐在房中,再也不去想李實了。從此,吳賴就經常和女兒在一起做愛。? ?一日中午,吳賴全家吃完飯,糖醋排骨盯著父親看了一眼,就起身回房。吳賴已知其意。他假裝出外溜哒,轉身就偷偷溜進女兒閨房中。這時的糖醋排骨已是欲火高漲,她撲進父親的懷中,雙乳緊貼著老畜生的胸膛,一手就抓住老畜生的肉棍。這回卻事不如人意,肉棍竟然軟綿綿的。原來吳賴昨晚剛和老婆牛氏玩過,畢競年事已高,此時難能挺得起來。糖醋排骨端來一張椅子,讓父親坐下,然後解開他的褲子,把肉棍含在嘴?吸吮起來。肉棍漸漸膨脹起來,糖醋排骨急忙脫下自己的衣褲,她的下身早就濕漉漉的。她讓老畜生坐著不動,自己急忙分開陰唇,將小洞套在父親的肉棍上。女兒發出舒服的叫聲,她雙臂放在父親的肩膀上,雙手抓住椅背,全身用力,忘情地做著上下運動。她那豐滿的雙乳高高挺起,在父親的臉旁邊盡情地抖動著。吳賴抱著女兒的屁股,使勁抓捏著,他張開嘴,將女兒的乳頭含在嘴?。糖醋排骨發出消魂的叫聲,居然忘了家中有人。

? ?事也真巧,吳賴的兒子吳詞今天也正好在家,他剛吃完飯,以爲父親出去溜哒了。就來找姐姐說話。還沒到閨房前,一陣縱情的呻吟聲就傳來了。吳詞大吃一驚,他三步並作倆步,來到姐姐的閨門前,呻吟聲更響了。吳詞左右一看,窗戶和門都關著。吳詞就湊到門縫中往?一看,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一向道貌岸然的父親居然和美麗的姐姐在亂倫!姐姐使勁地扭動著身子,雙乳亂顫,不知羞恥地叫著。父親仰著頭,癡迷地看著姐姐漲紅的臉龐。姐姐滿臉興奮,正享受著高潮。吳詞的心不由狂跳起來,急忙閉上眼睛。他轉過身子,四下看了一下,母親外出串門了,家中並沒有別人。吳詞松了口氣,他心中想道:既然沒別人知道,那就沒事,真想不到,他們居然會做這種事。不過姐姐也真誘人,難怪父親會動心。不好,萬一有人來找姐姐那怎麽辦呢?吳詞飛快地跑到大門前,他輕輕地關上大門,上了鎖。他心想:這下沒事了,姐姐真美啊!父親真幸福,居然能和姐姐亂倫,——既然沒人知道,我就去看看又如何!吳詞本是一無恥之徒,心念已定,他就輕手輕腳跑到閨房前,湊到門縫中看。正在這時,“呓呀”一聲,吳賴打開了門,四目對視,兩人都大吃一驚,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究竟是吳賴年紀大,他見事已敗露,就故作正經地說:“吳詞啊,你——你也在家啊,你看——見了吧?其實這沒什麽,只要是男女就都行,你進來,你進來。”吳詞猶豫了一下,心中想見見姐姐,就走了進來。糖醋排骨正躺在床上休息,還沒穿衣服呢!突然聽到倆個男人的腳步聲,不由大吃一驚,心中害怕,她急忙張眼一看,原來是弟弟,不由羞得滿臉通紅,想說句什麽,又沒話好說,只得轉過臉去朝?躺著。吳賴坐到他原先的椅子上,他讓正不知所措的兒子坐在凳子上。“兒子啊,你姐姐年紀大了,這你知道的,姑娘家到了這年紀,就會有這需要的嗎!”? ?“對——對,我知道,我知道。我什麽都不會說的。”

? ?“吳詞,人到了這年紀,如果不做這事,對身體可不好啊!”

? ?吳詞心中不信,不過他知道父親說這話的目的,於是應聲道:“我知道,有這回事,那會生病的。”

?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可得多陪陪你姐姐,我先走了,你們姐弟多聊會兒吧。”

? ?吳賴飛快地站起身子,走出閨房,隨便帶上了門。他長出了一口氣,心中想到:只要他們也上了床,那吳詞再傻,也不會把事情告訴他媽。於是他就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繼續去溜哒了。

? ?吳詞站在房中,見姐姐許久都沒轉身,就說:“姐姐,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糖醋排骨怕吳詞告訴媽媽,就說:“你——你有什麽事真這麽要緊嗎?就——就不能——多陪姐姐一回兒嗎?”“我也沒什麽大事——”“你可不能弄痛我。”糖醋排骨飛快搶著說。這麽明顯的勾引人的話吳詞難能聽不出來。他幾步跨到床邊,拉下姐姐的被子,一雙雪白的乳房呈現於眼前,小畜生一把抓住姐姐的乳房,由於太用力了,糖醋排骨不由發出一聲痛呼。小畜生一聽,知道太用力了,他就輕輕地抓著姐姐的乳房,姐姐的乳房軟綿綿的,小畜生雙手齊用,一手抓著一個,他盡情地捏著,按著。他用雙手捧住姐姐的一個乳房,輕輕地按著乳房的根部,他來回卷著圈,又像他父親一樣,伸出舌頭,舔著姐姐的乳頭。糖醋排骨覺得乳頭挺癢挺舒服的,不由欲念又起,她怕再被別人發現,就對弟弟說:“你不要急嗎,先去看看門關好了沒有。”小畜生難舍得離開,他說:“大門已經被我關好了,別人進不來”“那你把閨房門關嚴吧。”小畜生急急忙忙地關嚴閨門,又來到床邊,只見姐姐已用被子蓋好胸膛,上身雖然蓋好了,下面卻露到了大腿根。雪白的大腿光滑圓潤,兩腿之間,有一簇黑黑的毛。吳詞把手放在姐姐圓潤的大腿上,他慢慢地向上滑,手滑到了大腿根處,他輕輕地撫摸著黝黑的毛,然後伸出中指,向兩腿之間探索著,他用中指撫摸著姐姐的陰唇,然後分開陰唇,他將中指伸進姐姐的陰道中,陰道滑滑的,他?外探索著。糖醋排骨發出了一聲呻吟,聽得小畜生心搖神蕩,他一手擡起姐姐的右腿,把它放在肩上,另只手用中指飛快地插著姐姐的陰道,他又用大拇指一會兒碰著姐姐的陰蒂,一會兒又碰著姐姐的菊門,陰道越來越濕潤了,姐姐的叫聲也越來越響了,小畜生急忙脫下褲子,他把姐姐轉了半圈,使她頭朝床?,屁股朝床外,他把姐姐的雙腿都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半蹲下身子,將自己的肉棍插進姐姐的陰道。糖醋排骨發出消魂的呻吟聲,她索性拿開被子,光著全身,用雙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小畜生見姐姐如此動情,他用力地將肉棍頂到陰道?面,拼命地插著,他將手放在姐姐的陰蒂上,來回按摸著,插了百十來下,肉棍上一陣熱流湧來,精液就象離弦的箭一樣,噴進了姐姐的陰道。糖醋排骨雖然與老畜生經常做愛,但老畜生怕女兒懷孕,都把精液射在地上。這時突覺陰道中一股熱流湧來,一種從沒有過的快感從下身傳遍全身,她癱軟地倒在床上,全身酥軟,半天都起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