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tv5577.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我妻小雅---續2

我妻小雅---續2

對于把小雅送到這樣的一個戒毒所里,會遭受到如此的虐待,是我所料不及

的。但是事到如今我已無可奈何,也無能爲力。就象李麗說得那樣,只好接她出

來以后,再多關愛她吧。



那天李麗和我瘋狂了很久,讓我也體會到了很多未曾經曆過的性體驗。那些

吸毒之后的人的狀態,再加上身體上的刺激,已經處于理智的崩潰狀態。對于男

人任何舉動,都會甘之如饴的接受。想起李麗在我的下身上瘋狂的旋轉扭動她的

屁股,肛門不斷的收縮夾緊我的性器。除掉不斷的快感從感官神經傳入大腦,我

感覺女人更多的是追求自身的情欲或者說是拿我當一種工具來發泄。不知道是戒

除毒瘾后這方面需要更強烈,還是自身太久抑制的情欲。



感覺自己被象工具一樣利用,在作的時候是一種非常讓人反感的事情。我不

禁伸手抓住李麗胸前兩只肉感十足的乳房,用力的捏揉,毫不顧及是否會給她造

成身體上的痛苦。沒想到的是我的動作卻象是更應合了她的感覺,不但把胸脯挺

出來讓我更能隨心所欲,臉上還媚媚笑,下身套動扭轉得更加用力了。



「對嘛,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剛才不是還放不開操我嗎?現在怎麽放開了?」

李麗看著自己胸上的肉在我的手中不斷的變型,發紅,非但沒有不適的表情,反

而有些奇怪的問我爲什麽放開了。仿佛這本就是天經地義一樣的事情。



「我只是覺得象你這樣的女人,根本就是欠收拾的騷貨。」快感沖上頭腦的

我,也不用顧及什麽,把李麗的乳頭狠狠撚起來,用力的捏扁。看著那點突起,

很快就紅得發紫。



「真狠……啊你,果然你們男人那個勁上來都是喜歡這樣。我就是欠收拾的

騷貨怎麽拉?誰他媽天生就是騷貨啊?還不都是給你們玩的。爲了弄點冰,不騷

行嗎?……」李麗說這話時,眼有些泛紅,可能是我的話刺激了她。



但是她的話也刺激了我,大概小雅走到今天這樣,讓男人象婊子一樣的搞,

也是出于同樣的心理吧。其中的苦水,恐怕只有她們自己心里才清楚,在被剝奪

了意志之后,恐怕也是身不由己吧。



再一瞬間我的欲望就滑落了很多,感覺自己也象變成了只剩下欲往的禽獸。

我擡手想把身上的女人推下去,沒想到李麗誤會了,以爲我要打她。她卻沒有閃

躲的意思,只是凶凶的看著我。



「想打人是吧?來呀……打我呀……在里面讓管教打得象狗一樣我都受得了

……還在乎你這幾下……」



我黯然了,收回手,被動的看著李麗在我身上運動。



「你們在里面經常挨打是嗎?」



「恩。那是……瘾上來了,就纏著管教要美沙酮,管教被纏煩了就會動手打

我們……打完了還要陪笑臉……求管教多給一點藥……反正多不要臉的事都作了。」

李麗



說這話好象家常便飯一樣,一點也沒看出有什麽不正常。



我心里愧疚的想,小雅,我究竟把你送到一個什麽樣的地獄的地方,你每天

又過著怎樣暗無天日的生活呢。



而據李麗說,最可怕的還是戒毒所一把手,劉所長,她們私下都叫他「黑劉」,

所有人都怕他,因爲他根本就不拿戒毒者當人看,那個江所長還算好的。生活細

節卻不論我再怎麽追問,李麗也不肯再說了,只是說弄清楚了,我心里也不好受。



在李麗熟練的技巧下,沒過多久我就射了。她也象高潮了一樣,用嘴給我舔

干淨,軟扒扒的趴在我身邊。



「老公,你能抱抱我嗎?」



這個今天第一次見就上了床的女人,在玩事以后平靜的對我說,就象求我作

一件很爲難的事一樣。



一句老公,好象打動了我,這是小雅才能用的稱呼。



我把她擁入懷抱,讓她貼在我胸口。



「這幫畜牲每次完事了,扭頭就走,好久都沒男人這樣溫存的抱過我了。你

要是我男人就好了。」



我這時心里只想著小雅,她一定在痛苦中需要我的懷抱,而我卻對這無能爲

力。



第二天一早,李麗說要去找她以前的一個朋友,說我如果想她了可以去找她。

我知道她是又想去賣,我也沒挽留她,只是想著有空多去看看小雅。



就這樣過了三四天。其中我又去戒毒所看了一次小雅,這次管教到是讓我見

她了。可見上次說什麽斷藥治療需要一周時間完全是推脫我見小雅的借口。小雅

還象老樣子,只是略瘦了一些。我注意到她手腕和脖子上有紅迹還有點腫,她說

是強制戒毒時皮帶勒的。我知道小雅過得不好,但是無論怎麽問,她都是說挺好

的。問我她還要在里面待多久,我說再有一個月多她大概就能出來了,還要看具

體治療的情況。



小雅臉上好象露出了些希望,一再表示出去再也不吸了,跟我好好生活,讓

我沒事也不要總來看她了,她能挺過來。



小雅起身離開,身體都慢慢的,不知道是戒毒還沒恢複,還是在里面受得折

磨太厲害。看著她離開探望室的背影,我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氣悶和酸楚。









又過了兩天,李麗突然打電話來。說她又有一個毒友從里面出來了,認識小

雅,可能知道她在里面的情況,同時想讓我幫幫忙。



既然和她有了肉體關系,我也沒多想,而且急于知道小雅在里面的情況,就

讓她們晚上直接到我家來。



再見到李麗的時候,她和剛出來的時候可大不一樣了,濃裝豔抹的,全身上

下帶著股風塵味。我知道她肯定又重操舊業了,也沒多問。和李麗一起來的女人

年齡不大,二十七八歲,白白淨淨的,個頭挺高,人長得也挺文靜。見到我有些

害羞。通過李麗介紹,她叫朱月華,原來是一個外地有錢商人包的情人。后來吸

毒,花了大筆的錢,那包她的人把她



往戒毒所一扔,就不要她了。剛出來沒地方去,她也沒臉回老家。李麗問能

不能讓這女人在我這里先住幾天,等找到工作就走。



我看到那女人怯怯的樣子,可能是剛戒了毒,皮膚顯得特別的蒼白,十分可

憐,張了張嘴想答應下來,話還沒出口。李麗那快嘴就沖我嚷上了。



「我這華華妹子可是大美人,在里面勞動時和我分的一組。特別聽話,在里

面挨打挨得也最少。和你家小雅一樣,都是住醫務單間的。就住在你老婆隔壁,

和你家小雅熟得很。就當幫朋友忙,怎麽的,這麽個大美人讓你白玩還不樂意??

要不是我華華妹子現在落難還輪不到你呢,華華你說對不對?」說完對著那個叫

華華的女人揚了揚臉。



「麗姐,你就別說了。反正都是我們命不好,沾上這東西,就是一條賤命。」

說著,女人臉紅了一下,擡眼看了我一眼。







我急于知道小雅在里面的情況,沒辦法,就點頭答應了。



跟兩個本應該陌路的女人,在外面找個飯店吃了點飯。李麗說她晚上沒事,

便宜我,她和華華兩個人一起伺候我,說著還伸手在我下身抓了一把。想起,上

次和她的瘋狂,我也沒理由反對,我猜她是怕華華單獨和我回去太尴尬。



進了屋,李麗就吵著要去洗一下,讓我們先親熱著。就這麽當著我和華華的

面脫了個精光,晃著大屁股就跑進浴室里了。



看著身邊的漂亮女人多少有些放不開。華華卻主動和我聊起天來。



說她和小雅在戒毒所里很熟,因爲就住在鄰房,經常有個照顧,還總在一起

睡,心理上算是有個依靠。華華說你老婆人其實挺倔的,剛開始去的時候不配合

管教搞她,結果被收拾得很慘。



我聽得心里象被揪了一下,急忙問現在怎麽樣。



「還能怎麽樣,還不是跟我和麗姐一樣,干也干了,打也打了,加上那瘾上

來實在熬不住,還不是讓干什麽干什麽,男人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在里面怎麽也

擰不過他們的……。」



華華臉上一陣灰暗,她該是想起了在里面的待遇。接著突然想起了什麽,突

然起身跪在我面前,弄得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再也不要回去了,求求你收留我一陣子吧。你想怎麽玩都行,如果戒不

掉……我……我就算象麗姐一樣出去作婊子也不回去了。」



看著如此文靜的一個女人跪在我面前懇求,我心里很不忍,卻不知道怎麽安

慰她。只能對她說,小雅還有一陣子才能出來,在這之前,她盡管在我這里。



這時候,李麗光著身子拿了塊浴巾擦著頭發,從浴室里出來了,看到我們的

情景笑著說,「怎麽還跪上了?上床之前還要先拜堂嗎?」



華華趕快站了起來,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解釋。



李麗大咧咧的沖華華說,「你也快去洗洗吧。在我面前還害羞啥,我難道還

少看你伺候男人了?那次,黑劉讓你給他舔腳,你是怎麽叫他來著?……」



華華猛捶了李麗一下,「快別說了,黑劉那惡魔,他讓你作什麽,你不作,

不折磨死你啊?」



說著,就在我面前脫光了衣服,好象要給我看清楚似的,停頓了一下,然后

低著頭去洗澡了。這女人給人的感覺就是白,皮膚白得很透。腿很長,腰也細,

只是屁股沒有李麗和小雅大,但是也肉肉的。看起來,作過二奶的女人,這些都

是她的資本。這麽美的一個女人,以至于混得這麽慘,和走出吸毒的那一步,是

至關鍵的一步,邁出去,就是連婊子都不如。



「怎麽樣?華華不錯吧?看你的雞八都硬了,是不是看到她時候就想上她了?」

李麗脫掉我的褲子,掏出我的性器,一下含在嘴里。她出來幾天,看來去作了保

養,皮膚光亮亮的,氣色也好了很多。



「看你氣色還不錯,你真的戒掉了嗎?」我不由問了下。



「戒掉,哪那麽容易,如果真這麽容易戒掉就不用進去遭那麽多罪了。沒機

會還行,如果有人再拿出冰來誘惑我,還是讓我干什麽都行。」李麗用手撫弄著

我的性器,淡淡的說,

? ? 「華華原來比我們有錢,她吸的時間要長得多。我看她要真戒,最少還要進

去兩三次。」



對照剛才華華跟我說的話,我很吃了一驚。看來,華華也知道自己毒瘾還很

大,但她又不願再去戒毒所了。今后的路依然是通向深淵,誰也幫不了她。



「想什麽呢?看你這沒精打采的東西?是不是華華離開,你就沒勁了?」李

麗吐出嘴里的東西,用力的搖了搖,「今天真是美死你,一會兒,我們一起伺候

你,你也就知道你老婆在里面怎麽伺候別人了。」



正說著,華華也出來了,拿著浴巾正擦身上的水。



「妹子快來,你一走他就沒勁了。」



華華聽這話,趕緊扔下毛巾走過來。離得近了,我才看到她的乳房上有點淤

青,大腿和屁股上還有點沒消褪的痕迹,象是被打留下來的。雖然不是很明顯,

但她的皮膚太白了,還是看得出來。



「華華,你身上這是……」李麗也看出不同。



「黑劉前兩天說我就要出去了,要盡盡興……」華華低低回了句,也沒多說

什麽。





「小雅是不是也總挨打?」我不由問了句。



「小雅的事,回頭華華再跟你說。現在你享受就行,一會兒舒服了,想怎麽

玩都行。」李麗看了眼華華,就把話岔過去了。



我想,反正這女人還要在我這里待一陣子,而且,這麽難以啓齒的事,沒有

這層關系,她怎麽都不肯說的。







兩個白花花的肉體就那麽跪在我面前,我一時不知道她倆要作什麽。只見李

麗和華華象約好了似的,同時一人抱起我一條腿,放在她們的胸口上。兩個人伸

出舌頭,一點點的開始舔我的腳。那種麻麻的感覺,不知道怎麽用語言來形容。

李麗也就算了,本身就是作這個的,華華那麽文靜的一個女人,竟然也跟她作著

同樣的事情。看來所有女人都一樣



,一但被某種東西控制以后,都能作出意想不到的事來。



接下來,李麗一個腳趾一個腳趾的放在口里吸吮。而華華把臉貼在我的腳上

滿滿的蹭著。兩個人就一點點的沿著腿內側爲我舔上來,直到性器。先不說感官

上的刺激,就只是視覺上看著兩個女人如此低三下四的伺候我,就已經讓我快受

不了拉。



李麗開始給我口交,而華華卻不斷的舔我大腿的內側,那敏感的地方被柔軟

的舌刺激到,不由讓我一陣顫栗。



「爽吧?今晚你就當大爺吧。」



李麗起身坐在我身邊,誘惑的看了我一眼,同時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豐乳上,

又低頭開始套弄我的性器。



而華華在地上已經開始擡起我的兩條腿,把頭埋進我的股間。我感覺到一個

軟軟的滑滑的東西觸到了我的肛門。是華華在給我舔肛,先是輕輕吸了一下,開

始一下一下的卷動著舌頭滑過那里。我有些不敢相信,擡起頭看了下。看不到華

華的表情,只看到她披散著長發,臉整個埋進我的股間。我所能看到的只是她纖

細的腰下撅起的大屁股。



我把頭又靠了回去,慢慢享受著兩個女人的服務,我不知道她們爲什麽這樣

屈意討好我。應該不只是爲了在我這里住幾天,但當時也沒多想,先享受了再說。



這種刺激我不相信哪個正常的男人能承受多久,很快我的性器就硬得漲痛了。

李麗知道我差不多了,給我戴上套。然后就在華華雪白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小騷貨別裝了,起來撅著挨操了!」



華華臉紅了下,啐了李麗一口。說她學什麽不好,去學黑劉。然而人還是順

從的擡起身跪趴在李麗旁邊,兩個人象兩只母狗一樣把屁股撅得高高的。把她們

的肛門和下陰都露了出來,兩人還把頭枕在一只手上,騰出一只手抓住屁股用力

的分開。



這樣一比李麗的下面就比華華遜色太多了,華華的下面的陰唇很小,是淡褐

色的,里面的嫩肉是粉紅色的。同樣是屁眼,華華的屁眼就很小,只有在陰道上

面一個螺旋壯的一個緊閉的小孔。我很好奇的伸手摸了摸,華華身體顫抖了一下,

又挺出來任我玩弄。



李麗回頭對我說,「怎麽樣?我們姐妹兩逼,兩屁眼,隨你走哪個。我這妹

子屬于悶騷型的,你盡管使勁操她,她都受得了的。一會兒干得她舒服了,讓她

說啥她都肯說的。」



說著又擡手在華華屁股上用力甩了一掌。這次華華沒反駁,只是把臉往床上

埋了埋。





說實在我也忍耐不住了,想起了錄象里男人干小雅時的樣子。小雅也是這樣

母狗似的撅著屁股,但對于小雅我總有種心底里的不忍,而面前這兩個女人則不

同,她們並不是我的愛人。我很快沖進了華華的性器里,里面已經很濕了,不是

很窄,感覺熱熱的。進去沒費什麽勁,只是我一下插到底的時候,華華輕聲的

「哦」了一聲。



很快感覺就來了,我開始用力撞擊身下的屁股,看著我的姓器一次次插進華

華的陰道里,看著被我撞得一浪一浪得臀肉。而我另一只手也沒閑著,放在李麗

股間捏揉著,沒用多久,就聽到李麗越來越粗的喘息聲。



我感受著華華內壁給我帶來的磨擦的快感,而手指也捅進了李麗的肛門中。



「使勁……使勁捅我屁眼……用兩個手指來……沒事……不痛的……盡管插

進去……」



很快李麗就放開聲,亂呻吟起來。



華華的陰道水也流得很多,但是不管我多蠻橫的抽插,她也只是悶哼幾聲,

就象挨插得不是她的那地方。



只一會兒,李麗就好象到了高潮一樣,見我一時也不插她,就轉過身饒有興

趣的看我干華華。看我干了幾下,就說這樣不行,她爽不了,我來幫你。



李麗兩手用力掰開華華肉肉雪白的屁股,把個股溝幾乎拉成了平面。因爲她

力氣使得瞞大的,肛門被強制的分開了不少,那些摺皺里的肉還是嫩嫩的。



「捅她屁眼,使勁插,這騷貨不使勁操她,她是不會叫的。」李麗很有經驗

的對我說。



我也聽她的,把硬硬的性器從陰道里抽出來,抵在了華華的小孔洞上。



因爲她那里有點干,剛開始插著很費力,我怕華華受不了。李麗卻說使勁操

進去,不用管她,她一定受得了。說著又一把抓住華華的頭發,把她的頭拉起來

問,「說你是不是受得了?」



華華也有點喘,回應著,「插吧,我受得了。」



我感到一股欲火沖上腦子,用力把性器捅進那個封閉的屁眼里。好在剛才沾

了華華不少的水,才把我的東西整個進入了華華的肛門。但粗大的性器也把肛門

的摺皺全部撐開,變成一個圓圓的洞。



隨著我的不斷進入,華華開始有反應了,「疼……啊……啊……插我……插

死我了……」



我開始不斷用力進出華華的屁眼,感覺她的屁眼比李麗的要緊得多,大概是

用得並不多的原因。



我的動作越來越激烈,華華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她開始不斷的扭動身體,

時而在我用力捅到底的時候,把頭擡起來,喘息著叫兩聲。



李麗得意的說,「怎麽樣,她放開了吧。這騷貨就得給她個痛快。」說著又

在華華的屁股上甩了兩巴掌,換來她兩聲哎喲。



接著李麗又給我出壞招,「你不是喜歡捏奶子嗎?她兩個奶子不是閑著呢?」



我依言趴在華華背上,一面聳動,一面用力抓住女人兩個乳房。我也感到華

華象是那種被虐傾向的,沒有痛苦感,就不會暢快。就用力掐住華華兩個小乳頭,

扭住不放。



果然,華華的身體開始不斷顫抖,扭動,肛門口不斷得緊縮著,叫得聲音更

大了。



李麗看到挨操快興奮的華華好象很快樂,捧起華華的臉,親了一口,說道,

「來,叫兩聲好聽的。告訴姐,你在干嘛呢?」



「我在挨操呢。」華華果然也順從的回答著。



「誰在操你呢?怎麽操的??」



「爹……是親爹在操華華……開始操逼……現在在操屁眼……干得華華都要

爆炸了……」



「爆炸了?我看你很舒服嘛,告訴爹你被操得爽不爽?」



「爽……華華讓爹操得很爽。」



李麗得意的看著我問,「怎麽樣夠騷吧?」



我在后面看不到華華的表情,若非親耳聽到,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這些話

怎麽會從一個如此文氣的一個女人嘴里說出來。



李麗跑到我后面去看我怎麽操華華的屁股,我只聽到她說,「操,這貨瀉了

這麽多水。難怪里面管事的都喜歡睡她。」



不用她說,我也想得到華華流了多少水。



然后,李麗讓我拉住華華頭發,讓她臉從床上仰起來。一面讓我狠狠抽她的

屁股,說這樣她浪得更快。



我拽著女人的頭發,開始猛扇華華的屁股,看著雪白的臀肉在我的掌掴下變

得紅腫起來。華華被搞得有些近乎瘋狂了,拼命搖著頭,啊啊的尖叫著。用力的

往后頂屁股,好象我進入得還不夠深。



又用力沖刺了幾十次,我終于把精液都射在了華華體內。華華也象瀉了氣一

樣,趴倒在床上,喘著粗氣,身子不時痙攣一下。



李麗笑著問我,「舒服嗎?他媽的你們男人真好,可以這麽過瘾的搞女人。」

說著又在華華屁股上打了一下,「起來,小婊子,給老公舔硬了,你們兩個舒服

了,我還沒到呢。」



華華費力的擡起身子,給我舔性器,把上面殘留的精液全吃進嘴里,然后又

把它含進去,用舌在上面慢慢的舔著。



我靠在床墊子上,多少有點走神,小雅現在是不是也在象她們一樣伺候別的

男人。



直到李麗開始用嘴親吻我的乳頭,另一只手在我另一個上面劃著圈。



我把手放在李麗的大屁股上,撫摸著。然后手指滑進她的股溝,在她的陰道

里摳弄著。



李麗開始哼哼,我用力捏了下她的陰唇,她報複性的咬了下我的胸口。



緩了一會兒。華華好象休息過來了,開始賣里用嘴套弄我的雞八。我也開始

捏她胸口兩團肥乳。



華華的口交很厲害,沒用多久,我下身就又硬起來了,華華開始用乳房給我

的性器按摩。





這時候,李麗也讓我揉搓得差不多了。她有點醉眼迷離的看著我,「老公,

親我。」



我親上她的唇,不知道她用的什麽口紅,很香。李麗主動把舌頭伸進我口里,

讓我吸住。



過了半天,李麗才收回她的嘴,「老公,一邊親我,一邊使勁使勁操我,好

嗎?」說著把兩條大腿架在我肩上,把下身向我敞開著。那嬌媚的模樣,象我就

是她分別以久的情人。



我按住李麗,親住她的嘴,一邊品嘗她嘴上的口紅,一邊把性器插進她的下

面,開始一下一下的撞擊。



女人一面跟我親吻著,一面喃喃的說,「老公,你操我真好,我願意跟你操

逼。」



曾幾何時,小雅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那時的生活是多麽幸福。每次和小雅

的作愛,都讓我感到無比的快樂。而現在我卻和她的毒友上床,而她本人也許正

在讓別人干著,嘴里說著同樣的話。





我閉上眼,開始幻想,身下的女人就是小雅,我們又回到了過去,沒經曆過

她被毒品奴化,生活平靜安甯,那該有多好。



李麗因爲嘴被我吻著,沒法出聲,就一下一下的哼著,她的鼻吸噴在我臉上。

雙手緊緊環著我,象生怕我會跑掉一樣。



直到我們完事,我才發現,華華就在旁邊躺著,安靜的看著我們作愛。



她說她也很喜歡我們這種感覺,而她的那個男人也曾經這樣和她甜蜜的作愛。

只是后來她多次吸毒,複吸……男人對她徹底失望了,才抛棄她不管的。



那晚我摟著兩個女人,睡得很香。感覺她們都是可憐的女人,本來都有屬于

自己的生活,是毒品讓她們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第二天一早,李麗就起來了,我送她出去。



臨走時,李麗對我說,華華剛出來,沒錢,沒住的地方,什麽都沒有,而她

自己剛出來幾天,也沒什麽錢,讓我生活上幫著她點。李麗說那里本來就是和別

人合住的,還得接客人,沒辦法安排。我點頭答應下來。

? ? 她又叮囑我,如果晚上華華毒瘾發了鬧我,就狠狠揍她,操她,千萬別拿她

? ? 當人。說那樣說不定還能讓她好受點。說著還對我擠了擠眼睛。



我知道她的意思,小雅在難過時候,也讓我把她捆起來過。那個罪遭得實在

是讓人不忍目睹。



我買了早餐回去,看華華睡得正香,就沒去吵她。留了點錢和張字條,就去

上班了。



因爲家里還有個華華,我下午很早就從公司出來,回家了。進了屋門就覺得

不對勁,留給她的早飯被吃了一半,但是華華並沒見人影。



我去臥室,見她把自己身體裹在被子里,床委得亂亂的。我想到她會這樣,

沒想到這麽快就發作了。







華華看到我回來了,就坐起來,身上只有一件小睡衣,下體就那麽裸露著。

兩條長長白淨的腿間得那一小撮黑毛,顯得十分刺眼。



我走過去問她餓不餓,她顯得很焦燥,搖搖頭。對我說,她很難受,讓我抱

抱她陪她說說話。



我走過去,就那麽讓她披著被子,抱著她。華華卻把我的手拉進被子里,放

在她的兩腿之間,讓我摳她那里。我想起李麗的話,就沒拒絕。



我就問起小雅的情況。華華這時也想找個事轉移下注意,就開始跟我講起,

如何認識小雅和小雅在戒毒所里的經過。







小雅剛進里面去的時候,華華已經在里面待了一個多月了。因爲不斷的有戒

毒的人進來,開始華華也沒在意,只知道有一個女人住進了她隔壁病房。第一次

見小雅是在黑劉的辦公室里,那天正好排到華華值日作清潔。當她走到辦公室門

口,就聽到黑劉那尖尖的聲音。



「你就是陳雅嗎?你他媽懂不懂這里的規矩。我聽說你剛進來時檢查身體還

不配合,沒挨過打啊你?」



「啪!」接著就是一記耳光聲。



在那里戒毒者挨打是家常便飯,大家也都見怪不怪了。華華也沒顧及太多,

敲敲門就進去辦公室。



看到劉所長,也就是大家都叫他黑劉那個三十八九歲胖胖的家夥。



黑劉正站在他辦公桌前教訓一個滿清秀的女人。女人捂著臉,正和黑劉辯解

著什麽。



「摸你?摸你算什麽,就是操你,你還不服嗎??到這兒地方還裝什麽清純?

住在這兒一百來女人哪個不是求著我操?你哪兒特殊?」



黑劉用眼角掃了下華華,就當她不存在一樣,繼續罵著。



華華注意到這女人臉上汗膩膩的,透著發白,一看就知道是瘾上來的樣子,

應該是來想要點美沙酮。估計是新來不懂,肯定是要挨黑劉收拾的。華華當時就

想上去告訴她,服個軟,讓黑劉玩玩,藥肯定會給她的。但是礙于黑劉的淫威,

沒敢。



發現華華多看了小雅兩眼,黑劉喝罵一道,「看什麽看,沒見過啊?搞你衛

生去!」轉身又對著小雅繼續罵道,「現在怎麽知道來求我了?想要藥是吧?把

衣服脫了,我看看你哪兒塊肉不舒服。」



華華嚇得趕快拿麻布擦桌子,掃地忙活開了。聽到這句話,知道小雅今天肯

定是要挨打了。小雅剛來不知道,這黑劉手最黑,沒事也要找毛病打她們一頓,

打完還得感謝他,



否則,就得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華華真想告訴小雅趕快脫衣服,讓黑劉打幾下消了氣就沒事了,不然越倔強

越遭罪。



「媽的,不脫!不脫就滾回去,藥明天再說,一晚上死不了。」黑劉好象很

不奈煩,其實這都是他慣用的伎倆,不怕女人不妥協。



過了一會兒,估計小雅真是熬不住了,只得把戒毒服上衣解開,白白的肉體

露了出來。黑劉獰笑著把他胖胖的肥手伸過去,往小雅乳房上抓過去。



也許是下意識的,小雅躲了一下。



「小賤人,還敢躲?」這下好象真把黑劉惹火了,擡腳就把小雅踢倒在地,

上去沒頭沒臉的就是一頓打。辦公室里不斷傳來女人被打得哭喊哀叫的聲音。華

華連看都不敢看,只能當作沒事一樣,擦每一個桌子,收拾辦公室里的垃圾。



過了一會兒,黑劉好象打累了,一屁股坐回他的辦公椅上看著地上的小雅。



很久,小雅才慢慢的擡起身來,想逃走,憂郁再三,想想回去更痛苦,只得

低聲抽泣著說,「求求你給我些藥吧,我真的受不了拉。」



「還想要藥?在這所里,不服從管教什麽你也別想了,看你能挺多久。我看

你就是欠揍,懲罰幾次你就老實了,還聽不聽話?」



「聽……聽話,我再不敢了。」小雅擦諾諾的回應著。



「衣服脫了,把你那騷逼亮出來讓我看看。」黑劉對小雅興致挺高,打算在

這里就把這個新來的辦了。



小雅緩緩的從地上站起來,把身上衣服脫掉,猶豫著走到黑劉面前。



黑劉見到女人終于肯就范了,滿臉嘲諷的強迫小雅把腿分開,肆無忌憚的開

始把玩著小雅的下身。



「還挺干淨。新來的賤貨,連挨打都不會。小華,過來,給她作個樣子,教

教她怎麽受罰。」



黑劉捏著小雅的乳房,從抽屜里拿出把寬大的竹尺。那是他專門用來打人的,

整個里面的戒毒者都懼怕的工具。





華華本想打掃完快離開,聽到黑劉叫她,可不敢得罪這魔王。趕快走過去,

乖乖的把手背在身后。



「看到沒有,學著點。擡起頭來。」黑劉撇著嘴喊道。



華華剛把臉擡起來,「啪啪!」正反兩記耳光就抽了過來。



在黑劉陰狠的目光盯視下,華華連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好在因爲不是爲打

人,抽得並不重。



「謝謝管教。」華華乖乖的說,想起自己剛進來時受的折磨,不緊打了個冷

戰。



「脫。」



華華趕快解開上衣,把一對乳房挺出來,眼睜睜看著黑劉手里的竹尺在上自

己胸脯上面抽了下去。白潤的乳房在讓尺子抽得跳動了一下,留下了一抹紅印。

雖然疼,但還得陪笑臉謝黑劉教訓。



最后華華也不用黑劉多說,把褲子褪到膝下,彎腰雙手扶著辦公桌,屁股翹

了起來。黑劉滿意的笑了笑,象征性的在華華屁股上抽了兩下。然后用手在華華

的股間掏摸著,問道,「多久晚上沒去收拾你這小逼了?想我了沒?」



華華陪著笑臉扭頭說,「都快一周了,要不劉所今晚去我房間,我好好伺候

您?」



「又他媽不想干活,想得到挺美。」



黑劉轉臉對著小雅板著臉問,「看明白了沒有?」



「看你新來的,這就算了,不然關你 小黑屋 三天,保證出來你比狗還聽

話。操!」



黑劉一把抓過小雅的頭發,一手解開褲子,掏出黑黑的家夥,狠狠的道,

「給老子吹!」



小雅哪敢再違逆黑劉,含著眼淚,把面前男人黑黑的雞八含進嘴里,慢慢套

弄著。



一會兒,黑劉口交得滿意了,讓小雅到牆邊手扶牆撅好,一手拽住頭發,一

手分開女人的屁股,狠狠的捅了進去。開始用力的操小雅。



「媽的,別以爲老子不知道你們這幫吸冰的。爲了散冰都是男女亂搞,你散

冰時候沒讓男人上過?」黑劉擡手在小雅大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邊挺動邊喝問。



沒…… 恩???? 「上過。」小雅一邊承受著身后的捅弄,扶著牆,

哽噎著回答。



「上過,還在這兒裝什麽良家婦女。操,不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扒了你的皮!

哭……誰讓你哭出聲的,給我憋回去!」黑劉用力操著小雅的屁股發出啪啪的響

聲。



劉所,她不過是新來的,不知道規矩。兩天,還怕她不乖乖的聽話? 華

華見小雅還是不答聲,趕忙替她回應了一聲。



黑劉哼了一聲,一雙胖手伸到小雅身上亂摸著。



「屁股還挺大,給我夾緊點,媽的,賤貨。」



……



最后,黑劉拔出黑乎乎的雞八,射在小雅的嘴里。看著她吞了精液,吩咐道,

「晚上,洗干屁股等著我檢查,老子要給她上個夜訓。小華,把她帶回去,教教

她咱們這里的規矩,下次再犯倔,連你倆一起收拾。」



擡手把一小瓶美沙酮扔在桌上,晃著他胖胖的身體,走了出去。



等黑劉離開了辦公室,華華把小雅扶回了她的房間。跟她說了很多戒毒所里

的情況,哪個管教厲害,哪個管教只是隨便玩玩她們,並不嚴厲;還有生活上哪

里要注意不要讓人抓住錯處。然后看到小雅還在不斷流眼淚,就安慰她幾句。



沒辦法的,在這里就別拿自己當正常人了,反正也就那麽回事,也不會少

什麽。順了他們的心,自己才能少吃點苦。誰讓咱們吸上這要命的東西。 小雅

接過華華遞來的毛巾,簡單擦了把臉。



可是,我有老公,還在等我戒了毒出去。 這有什麽辦法呢,你老公是

進不來的。我們還要戒毒,在外面能戒得掉,誰會到這里來遭罪?在這里他們就

是天,玩得不高興,我們都得挨打呢。你要是跟管教頂著來,他們有的是辦



法折磨我們。就忍著點吧,過兩天,管教可能還要安排你去賣呢。



怎麽還要賣淫? 小雅吃驚的望著華華。



都這樣,在他們眼里,我們是婊子都不如的。還不拼了命的在我們身上撈

好處?說出來你都不信,你這是剛開始,后面爲了多要點美沙酮,多惡心的事都

得作呢。 華華怕小雅犯傻,先把要作得對小雅說清楚。



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去賣淫。 小雅咬了咬嘴唇,決然的說。



你別傻了,這事也由不得咱們。我們來不就是爲了戒毒嘛,再說,不待夠

三個月,他們是不會放你走的。在這里都這樣,別說你還想進來。難道非得吃夠

了苦頭,才肯服軟? 看到小雅的樣子,華華知道說再多也沒用,自己剛進來的

時候,也是不肯的,但是人在這屋下,哪由得不低頭。也沒多說什麽,離開了小

雅的房間。





當晚,果然是黑劉值夜班。



華華就從隔音效果很差的鄰房聽到小雅在和黑劉分辯著什麽。接下來,就是

女人哭叫,什麽東西被撞翻……聲音亂成一片。過了半天才安靜下來,剩下的就

只是肉體相碰撞發出的悶響和床被晃動的嘎吱嘎吱的規律的動靜。



華華完全可以想象小雅房間里發生了什麽,她也聽慣了。后來聽到小雅好象

開始求饒,黑劉的冷笑,皮帶抽人和小雅的慘叫聲……直折騰到半夜,才安靜下

來。





華華知道,這種事是沒人敢去過問的。又怕小雅尋死,確認黑劉走以后,就

過去看看她。



只見小雅赤裸裸的縮在床上,乳房被扭得青一塊紫一塊,身上到處都有被皮

帶抽打的痕迹。大腿上兩排清晰的牙印咬得很深,下身和肛門還有殘留的精液。



看到華華,小雅就撲在她懷里哭了一場。華華又安慰了她一番,勸她就認命

算了,幫小雅收拾了一下才回房。







第二天早上出操,小雅沒到。



帶她們的出操的管教讓華華去看看。



華華跑回宿舍,走到小雅的房間,推門進去一看。



小雅上身衣服披著,兩個乳房裸露著,褲子被褪到腳踝,臉沖著窗外,象狗

一樣趴在床頭。



我見過的那個江所長,一身整齊的騎在小雅的屁股上,一下一下隨著外面操

場上廣播音樂的節奏,操得正舒服。



聽到華華進來,江所並沒停下動作,回頭隨便看了一眼,讓華華告訴管教,

今天小雅放假休息。說完,就用力按住身下小雅的腰,不斷挺動著。



小雅也回了下頭,華華看到小雅嘴被內褲塞住,一聲也發不出,被男人頂得

一晃一晃的。



明顯江所走得是小雅的后門,看來今天幾個管事的不把她輪奸一遍是不會放

過她的。





后來,華華又去和小雅聊了幾次天。看她慢慢習慣了里面的生活,因爲大家

都這樣,也就沒在往心里去。只是在沒人找她們的晚上,她們經常睡在一起,也

有個依靠。



最終小雅還是因爲不肯聽從管教所安排她去接待客人,還被關了整整兩天小

黑房。從里面出來,小雅就跟所有女人一樣,俯首貼耳順從聽話,接受所有管教

的調教,再沒見她頂撞過誰。估計我上次去不讓我見她就是因爲被安排去陪哪位

重要的客人了。







聽完華華講述的她和小雅在里面的情況,跟我想象得差不多。看到李麗和華

華的跟我玩時的樣子,也想象得出里面戒毒女人都過著怎樣的生活。



我很理解小雅的感受,她爲什麽不肯對我說她在里面過得怎麽樣,如果不是

華華,恐怕這輩子她也不會對我講她是怎麽熬過來的。



只是聽到小雅被人淩辱的時候,我的下身自然的硬起來,摸弄華華陰部的手

也用力得多,搞得她直哼哼。



我很奇怪,華華說的小黑房是什麽地方,爲什麽女人進去了,出來都會屈服。



小黑房我被關進去過,正規名叫特別戒毒室,實際就是折磨人的地方。把

女人扒光了,吊起來,讓你腳剛能挨到地板。夾戶籍的大鐵夾子,你見過吧?

華華看著我,用手比劃了下夾子的大小。我見過那種用來把文件夾在寫板上的大

夾子,點了點頭。



把女人逼里和屁眼里都塞進按摩棒,然后用那種夾子夾住乳房和陰唇。就

那麽把你吊在那里不管,不輪你是哭是叫,都沒人理你。你想想一個人關在里面

黑黑的,什麽都沒有,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沒有飯吃,也不讓上廁所,幾個小時渾

身就酸疼得讓人發瘋。比什麽刑罰都可怕。小雅在里面被關了兩天,她能不服軟嗎?





華華說起小黑房的時候好象受到了什麽刺激,甩開身上的被子,渾身開始發

抖。



我趕緊抱住她問, 你怎麽了? 她痛苦的晃著頭。



我好象要發瘾了……啊……狠狠摳摳我的逼……快……掐我奶頭……使勁

……啊……太難過了……



華華緊緊拉著我的手在她身上扭著,她的呼吸越來越重,瞳孔開始充血。好

象我對她越狠,她才能好過一些。我只好按照她說的在她下身和胸乳上用力的扭

了幾下。



對……就這樣……太難過了…… 接著,華華把雪白的大腿分得開開的,

把她的性器用力的挺到我眼前,我看到那里已經濕得不行,陰道口一翕一張的動

著。



操我……快……快使勁使勁的操我……求你了! 華華用力咬著嘴唇,懇

求我。我也被她搞得欲火上升,脫了褲子,把我堅硬的下身對著女人的陰道狠狠

插了進去。但這完全不能讓她平靜下來。



我是騷逼……我是賤貨……我是誰都可以上的婊子……插死我吧!!

她在我下面用力挺著屁股,開始胡亂的罵自己,就象我操得不是她的身體。沒搞幾

下,她好象就達到了高潮似的開始痙孿,卻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打我……快打我……我這麽騷……這麽賤……怎麽打都行……哈哈……

華華拿著我的手在她臉上用力的打下去,又在她的乳房上使勁的抽打。眼淚和鼻

涕不停得流出來,還在嚷著讓我用力搞她。她的臉上只有著痛苦,再也看不到文

靜的樣子。



我沒打過女人,更沒在這種情況下去打一個發了毒瘾的女人。可是,她見我

不肯動手打她,變得更加歇斯底里,用手胡亂的開始抓打我。



我被惹火了,狠狠給了她兩個耳光,她才慢慢安靜了一點,但是還是一面挺

動著下身,一面手腳亂蹬亂踢。



我想起李麗早上對我說起的話,是得控制一下這個就快失去意識的女人。



我用蠻力按住她,把她翻過身來,雙手握住她的手腕,腿壓在腿上,靠身子

重量壓住女人纖長的身體。她還在不停的罵自己,罵我,不斷用力的扭動身體。

直到我把硬硬的雞八對準她的屁股狠狠捅了進去。



啊……疼……好疼啊……對……用力插死我吧……

? ? 因爲沒有什麽潤滑,我強行進入她肛門的時候自己下身磨得也有些疼。但我

? ? 顧不上這麽多了,一邊用力操她的屁眼,一邊嘴里喝罵著。



閉嘴……安靜點……你這個欠操的騷貨……老老實實挨操! 不知道是我

的口氣象極了戒毒所里的管教還是,我蠻橫的肛交帶給她的痛楚讓她放松了一些。

華華努力壓抑著被我壓著,把臉埋在被子里,兩手死死抓住床單,只是屁股還一

下一下的用力頂起,似乎嫌我還不夠用力。



我看到,由于剛才過于用力,她的肛門口已經有些淡淡的裂痕,沒有出血,

但是明顯是被撐破了。但是她好象沒有絲毫感覺一樣,依舊用力的回頂我的性器。



不知道干了多久,我感覺到快感一點點積攢起來的時候,華華突然把臉回過

來對我說。



爹……你這麽干我,我還是熬不過去……你得打我……用東西打我……

說著手在床邊抓啊抓,我不知道她在抓什麽。無意間讓她抓到了床邊的電話線,

也不知道她哪兒來的力氣,使勁一扯。電話飛出很遠,電話線被她拉脫了。她頭

也沒回,把手中的電話線往后遞過來。



抽我……一邊操一邊用這個抽我……這樣我才能好過點……求你了……



我無奈的拿過那一米多長的電話線,明白這東西打人該有多疼。我把電線折

了幾折,在她白嫩的背上抽了一下。



用力啊……有什麽不敢打我的……要不你拿東西砸死我也行…… 我沒理

會她沒頭沒腦的胡言亂語,又在她大腿上抽了一下。



真沒用……你這個把老婆送給別人操的沒用男人…… 華華見我不敢用力

打她,開口罵起來。



一股火頂得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欠起身在她挺動的大屁股上狠狠抽了一

記。



嗖! 電話線打在那團白肉上,發出了讓人很竦然得聲音,屁股一道白印

很快變得紅了起來。



過瘾……再來…… 女人把屁股用力的挺了起來。



嗖!嗖!…… 我一邊用力捅弄女人的屁眼,一邊在她兩邊白白的屁股蛋

上不停的狠狠抽落。女人一邊挨打,一邊挺著屁股,一邊嘴里叫著, 啊……爹

……親爹……打死我……操死我……啊……啊……



又干了好一陣,華華白白的大屁股兩邊被我打得一條條紅紫的鞭痕腫起來。

女人終于象來了一樣,挺直身子,夾著我下身的肛門緊緊的收縮住,身體開始冒

汗開始顫抖。我也開始更用力的捅動,感受著屁眼里緊緊的壓力。沒幾下,我就

被刺激得把精液射進了她的體內。華華也象軟了一樣,放松的趴在那里一動不動

的喘息。



我大口呼著氣,起來去拿了條毛巾,打濕了,給華華擦了擦臉。又洗了一下,

敷在她被打得腫起來的屁股上。



大概是冷水讓她刺激了一下,她回過頭,用一種很讓人可憐的眼光看著我。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還有淚水混著鼻涕不斷的流出來,但是表情平靜多了。





謝謝你。 女人平靜的對我說。



把你打成這樣,你還謝我? 很正常,你不打我,操我,我也熬不下去。

我在犯瘾的時候,用針扎自己,用刀劃過手,還有一次險些要跳樓了。 我終于

知道爲什麽戒毒所里的管教不拿她們當人了,因爲人在犯毒瘾的時候就已經不是

人了,只是被毒品控制得沒有羞恥和自尊的傀儡。



我慢慢撫摸著華華的身體,想著剛才在這美好的肉體上作出的蹂躏。不知道

多少男人也這樣作過,還是在她的請求下。



而我的小雅呢,她是不是也這樣要求別的男人對她作過同樣的事情。



華華慢慢的爬起身來,跪在我的腳邊,很鄭重的對我講。



爹……救救我吧。我今晚無論如何也熬不過去了,給我弄點藥吧。

? ? 你又想吸??我可買不到那些東西。

? ? 我其實還保留了點冰,在上次小敏剩下還有一包。但是看著那可怕的東西已

? ? 經把這個文靜的女人折磨成這樣,我怎麽能還把毒給她?



求求你……你讓我作什麽都行。怎麽玩都可以。我給你作丫頭,作性奴,

作母狗……只要你喜歡,我都能把你伺候高興了。 華華開始跪下來給我磕頭,

又用白白的乳房蹭的我的小腿,把兩條又長又白的大腿分開,用手分開陰唇給我

看,並用乞求和可憐的眼神望著我。



不行,我不會再讓你碰毒品的。 我抗住眼前的誘惑,決然的說。



那就弄點藥也行,美沙酮,馬其多……什麽都行,我真得太難受了……求

求你……可憐可憐我…… 女人淚如雨下。趴在我的腳下,把我的腳放在她的臉

上,她已經不知道怎樣表達對我的哀求。



好吧,你等著,我去給你買。 我開始穿衣服。



你最好把我綁起來再去,我怕我受不了,砸東西。 華華看著我,把雙手

順從的放在背后。



我找出一卷行李繩,把她四腳攢蹄得綁在床上,給她蓋上被子,就離開了。



我以前在小雅發瘾的時候給她買過類似的藥。知道在拿里能買到,顧不上賣

藥的人對我鄙視的目光,我買了藥,盡快趕了回去。



我進屋的時候,發現華華已經滾到了地上,嘴里呻吟著,口水流了滿地。



當我把她松開,把買的美沙酮給她時,她如獲至寶的喝了一大口。



又過了半個小時,她漸漸恢複了正常,就象一座要爆發的火山,又平息下去

了。



華華這次發作總算熬過去了。





我在沙發上抽著煙,華華走過來,跪在我面前,感激的看著我。



謝謝你,你真是好人。小雅也嫁了個好公。 我什麽也不想說,無奈的搖

搖頭,其實我能力很有限,只能幫她這點忙了。



讓我……伺候你吧。 女人變得有些害羞,好象忘了剛剛一個小時前自己

有多麽放蕩,多麽風騷。



見我沒反對,華華就幫我解開皮帶,把下身脫光,然后跪著把我一條腿放在

她的肩上,給我捏揉按摩。然后又把我的下身含在嘴里,慢慢細細的舔弄。



小雅在里面發作的時候也象你一樣吧? 我默默看著女人在我的性器上套

弄著。



恩,還不都一樣。不但是管教,里面有個醫生也一樣。我有一次就看到小

雅在走廊里跪著求那個醫務室的醫生給她藥。還脫了褲子把逼露給他看……

當衆就那麽作?? 我有些不信小雅會那麽作。



沒看我剛才嗎?當衆?……死得心都有,也就顧不得那麽多了。 那后

來醫生給她藥了嗎? 哪那麽容易,我只看到小雅被他拉到旁邊廁所里去了。





你和小雅這樣住單間的沒去過她們幾個人一起的宿舍吧? 我又想知道里

面小雅的情況。



難怪麗姐總笑話你,怎麽一提你老婆,你這東西就硬啊,我們邊作邊說吧

……想來前面還是屁眼? 隨你吧。 華華起身分開腿,一屁股坐在我身上,

把我的東西套了陰道里,開始慢慢挺動。



怎麽沒去過,這些值班的管教經常帶我們去過夜。還美其名約是去檢查。



? ?? ? 你們怎麽檢查的?跟我說說過程。??

? ?? ? 你怎麽這麽愛聽這些,助興嗎? 華華白了我一眼,繼續說道。



每次,管教都帶我們去那邊宿舍樓里,有四個人一間的有六個人一間的。

每個屋都有一個室長,我和管教一進屋,里面幾個女人就都跳下床來,站成一排,

問好。



然后聽管教訓話,請管教檢查內務。先是看床鋪有沒有違禁的東西,接著就

是解開上衣,檢查身上。什麽檢查,就是讓他玩乳房,任管教掐捏,還得陪著笑

臉。 我手摸上華華的乳房,問她是這樣的麽?她笑了下,說差不多吧。



接著就是脫了褲子,檢查下身。都得一個個撅著屁股,還得自己掰開把逼

和屁眼讓管教看。也比說,以前還真有個瘾大的女人在那地方藏毒品讓管教抓到

過的。聽說是瘾大的,探訪時候帶進來的,再以后探仿就隔著玻璃窗,啥也帶不

進來了。檢查就是借個名義,明知道這些女人瘾雖然大,也啥也沒有,不過是找

理由。你想啊,五六個女的撅著屁股站成一排在,看著哪個逼好,就操呗。有得

還得邊挨操,邊喊自己是賤貨,是婊子什麽的……看吧,就知道你喜歡聽這些,

瞧你雞八硬的。 華華笑著更賣力的套弄我的下身。



那你就在旁邊看著? 那得看管教了,他讓我干什麽就得照著作,有的

讓我準備著,我就得自己摸逼,弄屁眼,準備讓他操。有的時候管教讓我跪在一

邊,他操哪個女人時候讓我在一邊給他口交 我發現女人一但放開了,就不講什

麽羞澀不羞澀了,其實我和華華認識了也不到兩天。



就都那麽聽話?沒一個反抗的? 當然聽話,其實里面的女人都願意,

只要讓管教滿意了,下次去拿藥就不困難……等管教興質來了,就讓她們那麽撅

著罰站,自己到床上操我,沒有一個敢出聲的。叫到誰,誰就上床上來陪我一起

讓管教搞。有一次江所連著搞了三次,讓她們幾個撅了兩個多小時呢。



你沒撅過吧? 沒有,我和你們家小雅人都長得漂亮,在里面只要順著

管教的意思,輕易都不挨打。麗姐就慘了,有一次她撅累了,偷偷蹲了一會兒,

讓黑劉逼著人按在床上,抽了三十竹尺,連那兒都打了。打得晚上睡覺都得趴著。



我聽得有些興奮,把華華放趴在沙發上,讓她撅著屁股,操她的后門。我看到她

剛挨打的屁股,被我撞到了,嘶著嘴喊疼,有些不敢用力。女人回身看了我一眼

說,



沒事,你盡管搞吧。你就當我是你的性奴隸或者你養的母狗。想怎麽玩怎

麽玩,玩壞了又不讓你陪。

? ? 我知道華華是在討好我,沒一會兒,她又不顧屁股上被打的傷用力向后頂了。



你是不是挺羨慕這幫家夥的?要不明天叫上麗姐,再找兩個姐妹讓你好好

爽一下? 華華也許是有點興奮,開始誘惑我。



不用了,有你一個就夠我受得了,我只是惦記小雅。



說說的,你心里肯定想的。 華華嘲笑的說了句,

? ? 對了,你想我管你叫

啥,爹?……主子??……老爺???啥都行,只要你願意。



? ? 你也不用這樣討好我,你還是叫我東哥吧。你和小雅也認識,幫你也就和

幫她一樣。



? ? 東哥,你真是個好人。想不想邊操我,邊揍我?

? ? 不用,沒那愛好。

? ? 沒關系,想就動手,我都受得了的。不過我夜里發作起來時候,你還得象

剛才難樣,使勁操我,打我……那時候覺不出疼的……真的……只是感覺不管什

麽樣痛苦能分散些我的難過都是好的。



華華回頭沖我媚笑著,親了我一下。又開始扭動屁股,給我更大的刺激。我

也把玩著身下的屁股,捏揉那她被我抽過的豐潤的臀肉,看著她疼得哆索,感受

她忍痛時肛門的收縮。



不一會兒,華華又開始浪叫了。



小華讓主人操得好疼啊……啊……我不行了……饒了我吧,主子……屁眼

都快讓您插爛掉了……使勁操吧……把我這賤貨操死吧……



……



就這樣,我和小華瘋了狠久。都覺得挺好,也沒覺得有什麽不道德的地方。



只是到了夜里,華華都會很難熬,她讓我把她捆起來,打她,罵她,操她。

而每次發作完了,她都會又變回小女人一樣的伺候我。





我們就這樣過了幾周,其間我每兩三天都去看一次小雅。她還是老樣子,說

她挺好的,醫生也說她吸冰時間不長,應該可以很快就戒掉了。



我很想問是那個在廁所搞過她的那個醫生說的嗎?但是想想還是忍住了。



只是跟小雅說,華華在我們家,她暫時沒地方待,收留她一段時間。



小雅聽了,讓我多照顧她一些,說在里面華華沒少照顧她,說那也是個苦命

的女人。







小雅用不了多久也會出來了。不知道她會徹底戒掉吸冰,還是象小華那樣還

要痛苦的掙扎一段日子。



我也不敢想我們的將來會怎麽樣,只是我要盡我的全力,讓她再也不去碰這

惡魔一樣的東西。



好好的人不作,爲了短暫的快感。把自己弄得尊嚴盡失,喪失理智,人不人

鬼不鬼。



吸上了那種東西,人就不在是人了。當你自己都不把自己當人的時候,又怎

麽能指望別人把你當作人一樣的尊重呢?



對于把小雅送到這樣的一個戒毒所里,會遭受到如此的虐待,是我所料不及

的。但是事到如今我已無可奈何,也無能爲力。就象李麗說得那樣,只好接她出

來以后,再多關愛她吧。



那天李麗和我瘋狂了很久,讓我也體會到了很多未曾經曆過的性體驗。那些

吸毒之后的人的狀態,再加上身體上的刺激,已經處于理智的崩潰狀態。對于男

人任何舉動,都會甘之如饴的接受。想起李麗在我的下身上瘋狂的旋轉扭動她的

屁股,肛門不斷的收縮夾緊我的性器。除掉不斷的快感從感官神經傳入大腦,我

感覺女人更多的是追求自身的情欲或者說是拿我當一種工具來發泄。不知道是戒

除毒瘾后這方面需要更強烈,還是自身太久抑制的情欲。



感覺自己被象工具一樣利用,在作的時候是一種非常讓人反感的事情。我不

禁伸手抓住李麗胸前兩只肉感十足的乳房,用力的捏揉,毫不顧及是否會給她造

成身體上的痛苦。沒想到的是我的動作卻象是更應合了她的感覺,不但把胸脯挺

出來讓我更能隨心所欲,臉上還媚媚笑,下身套動扭轉得更加用力了。



「對嘛,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剛才不是還放不開操我嗎?現在怎麽放開了?」

李麗看著自己胸上的肉在我的手中不斷的變型,發紅,非但沒有不適的表情,反

而有些奇怪的問我爲什麽放開了。仿佛這本就是天經地義一樣的事情。



「我只是覺得象你這樣的女人,根本就是欠收拾的騷貨。」快感沖上頭腦的

我,也不用顧及什麽,把李麗的乳頭狠狠撚起來,用力的捏扁。看著那點突起,

很快就紅得發紫。



「真狠……啊你,果然你們男人那個勁上來都是喜歡這樣。我就是欠收拾的

騷貨怎麽拉?誰他媽天生就是騷貨啊?還不都是給你們玩的。爲了弄點冰,不騷

行嗎?……」李麗說這話時,眼有些泛紅,可能是我的話刺激了她。



但是她的話也刺激了我,大概小雅走到今天這樣,讓男人象婊子一樣的搞,

也是出于同樣的心理吧。其中的苦水,恐怕只有她們自己心里才清楚,在被剝奪

了意志之后,恐怕也是身不由己吧。



再一瞬間我的欲望就滑落了很多,感覺自己也象變成了只剩下欲往的禽獸。

我擡手想把身上的女人推下去,沒想到李麗誤會了,以爲我要打她。她卻沒有閃

躲的意思,只是凶凶的看著我。



「想打人是吧?來呀……打我呀……在里面讓管教打得象狗一樣我都受得了

……還在乎你這幾下……」



我黯然了,收回手,被動的看著李麗在我身上運動。



「你們在里面經常挨打是嗎?」



「恩。那是……瘾上來了,就纏著管教要美沙酮,管教被纏煩了就會動手打

我們……打完了還要陪笑臉……求管教多給一點藥……反正多不要臉的事都作了。」

李麗



說這話好象家常便飯一樣,一點也沒看出有什麽不正常。



我心里愧疚的想,小雅,我究竟把你送到一個什麽樣的地獄的地方,你每天

又過著怎樣暗無天日的生活呢。



而據李麗說,最可怕的還是戒毒所一把手,劉所長,她們私下都叫他「黑劉」,

所有人都怕他,因爲他根本就不拿戒毒者當人看,那個江所長還算好的。生活細

節卻不論我再怎麽追問,李麗也不肯再說了,只是說弄清楚了,我心里也不好受。



在李麗熟練的技巧下,沒過多久我就射了。她也象高潮了一樣,用嘴給我舔

干淨,軟扒扒的趴在我身邊。



「老公,你能抱抱我嗎?」



這個今天第一次見就上了床的女人,在玩事以后平靜的對我說,就象求我作

一件很爲難的事一樣。



一句老公,好象打動了我,這是小雅才能用的稱呼。



我把她擁入懷抱,讓她貼在我胸口。



「這幫畜牲每次完事了,扭頭就走,好久都沒男人這樣溫存的抱過我了。你

要是我男人就好了。」



我這時心里只想著小雅,她一定在痛苦中需要我的懷抱,而我卻對這無能爲

力。



第二天一早,李麗說要去找她以前的一個朋友,說我如果想她了可以去找她。

我知道她是又想去賣,我也沒挽留她,只是想著有空多去看看小雅。



就這樣過了三四天。其中我又去戒毒所看了一次小雅,這次管教到是讓我見

她了。可見上次說什麽斷藥治療需要一周時間完全是推脫我見小雅的借口。小雅

還象老樣子,只是略瘦了一些。我注意到她手腕和脖子上有紅迹還有點腫,她說

是強制戒毒時皮帶勒的。我知道小雅過得不好,但是無論怎麽問,她都是說挺好

的。問我她還要在里面待多久,我說再有一個月多她大概就能出來了,還要看具

體治療的情況。



小雅臉上好象露出了些希望,一再表示出去再也不吸了,跟我好好生活,讓

我沒事也不要總來看她了,她能挺過來。



小雅起身離開,身體都慢慢的,不知道是戒毒還沒恢複,還是在里面受得折

磨太厲害。看著她離開探望室的背影,我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氣悶和酸楚。









又過了兩天,李麗突然打電話來。說她又有一個毒友從里面出來了,認識小

雅,可能知道她在里面的情況,同時想讓我幫幫忙。



既然和她有了肉體關系,我也沒多想,而且急于知道小雅在里面的情況,就

讓她們晚上直接到我家來。



再見到李麗的時候,她和剛出來的時候可大不一樣了,濃裝豔抹的,全身上

下帶著股風塵味。我知道她肯定又重操舊業了,也沒多問。和李麗一起來的女人

年齡不大,二十七八歲,白白淨淨的,個頭挺高,人長得也挺文靜。見到我有些

害羞。通過李麗介紹,她叫朱月華,原來是一個外地有錢商人包的情人。后來吸

毒,花了大筆的錢,那包她的人把她



往戒毒所一扔,就不要她了。剛出來沒地方去,她也沒臉回老家。李麗問能

不能讓這女人在我這里先住幾天,等找到工作就走。



我看到那女人怯怯的樣子,可能是剛戒了毒,皮膚顯得特別的蒼白,十分可

憐,張了張嘴想答應下來,話還沒出口。李麗那快嘴就沖我嚷上了。



「我這華華妹子可是大美人,在里面勞動時和我分的一組。特別聽話,在里

面挨打挨得也最少。和你家小雅一樣,都是住醫務單間的。就住在你老婆隔壁,

和你家小雅熟得很。就當幫朋友忙,怎麽的,這麽個大美人讓你白玩還不樂意??

要不是我華華妹子現在落難還輪不到你呢,華華你說對不對?」說完對著那個叫

華華的女人揚了揚臉。



「麗姐,你就別說了。反正都是我們命不好,沾上這東西,就是一條賤命。」

說著,女人臉紅了一下,擡眼看了我一眼。







我急于知道小雅在里面的情況,沒辦法,就點頭答應了。



跟兩個本應該陌路的女人,在外面找個飯店吃了點飯。李麗說她晚上沒事,

便宜我,她和華華兩個人一起伺候我,說著還伸手在我下身抓了一把。想起,上

次和她的瘋狂,我也沒理由反對,我猜她是怕華華單獨和我回去太尴尬。



進了屋,李麗就吵著要去洗一下,讓我們先親熱著。就這麽當著我和華華的

面脫了個精光,晃著大屁股就跑進浴室里了。



看著身邊的漂亮女人多少有些放不開。華華卻主動和我聊起天來。



說她和小雅在戒毒所里很熟,因爲就住在鄰房,經常有個照顧,還總在一起

睡,心理上算是有個依靠。華華說你老婆人其實挺倔的,剛開始去的時候不配合

管教搞她,結果被收拾得很慘。



我聽得心里象被揪了一下,急忙問現在怎麽樣。



「還能怎麽樣,還不是跟我和麗姐一樣,干也干了,打也打了,加上那瘾上

來實在熬不住,還不是讓干什麽干什麽,男人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在里面怎麽也

擰不過他們的……。」



華華臉上一陣灰暗,她該是想起了在里面的待遇。接著突然想起了什麽,突

然起身跪在我面前,弄得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再也不要回去了,求求你收留我一陣子吧。你想怎麽玩都行,如果戒不

掉……我……我就算象麗姐一樣出去作婊子也不回去了。」



看著如此文靜的一個女人跪在我面前懇求,我心里很不忍,卻不知道怎麽安

慰她。只能對她說,小雅還有一陣子才能出來,在這之前,她盡管在我這里。



這時候,李麗光著身子拿了塊浴巾擦著頭發,從浴室里出來了,看到我們的

情景笑著說,「怎麽還跪上了?上床之前還要先拜堂嗎?」



華華趕快站了起來,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解釋。



李麗大咧咧的沖華華說,「你也快去洗洗吧。在我面前還害羞啥,我難道還

少看你伺候男人了?那次,黑劉讓你給他舔腳,你是怎麽叫他來著?……」



華華猛捶了李麗一下,「快別說了,黑劉那惡魔,他讓你作什麽,你不作,

不折磨死你啊?」



說著,就在我面前脫光了衣服,好象要給我看清楚似的,停頓了一下,然后

低著頭去洗澡了。這女人給人的感覺就是白,皮膚白得很透。腿很長,腰也細,

只是屁股沒有李麗和小雅大,但是也肉肉的。看起來,作過二奶的女人,這些都

是她的資本。這麽美的一個女人,以至于混得這麽慘,和走出吸毒的那一步,是

至關鍵的一步,邁出去,就是連婊子都不如。



「怎麽樣?華華不錯吧?看你的雞八都硬了,是不是看到她時候就想上她了?」

李麗脫掉我的褲子,掏出我的性器,一下含在嘴里。她出來幾天,看來去作了保

養,皮膚光亮亮的,氣色也好了很多。



「看你氣色還不錯,你真的戒掉了嗎?」我不由問了下。



「戒掉,哪那麽容易,如果真這麽容易戒掉就不用進去遭那麽多罪了。沒機

會還行,如果有人再拿出冰來誘惑我,還是讓我干什麽都行。」李麗用手撫弄著

我的性器,淡淡的說,

? ? 「華華原來比我們有錢,她吸的時間要長得多。我看她要真戒,最少還要進

去兩三次。」



對照剛才華華跟我說的話,我很吃了一驚。看來,華華也知道自己毒瘾還很

大,但她又不願再去戒毒所了。今后的路依然是通向深淵,誰也幫不了她。



「想什麽呢?看你這沒精打采的東西?是不是華華離開,你就沒勁了?」李

麗吐出嘴里的東西,用力的搖了搖,「今天真是美死你,一會兒,我們一起伺候

你,你也就知道你老婆在里面怎麽伺候別人了。」



正說著,華華也出來了,拿著浴巾正擦身上的水。



「妹子快來,你一走他就沒勁了。」



華華聽這話,趕緊扔下毛巾走過來。離得近了,我才看到她的乳房上有點淤

青,大腿和屁股上還有點沒消褪的痕迹,象是被打留下來的。雖然不是很明顯,

但她的皮膚太白了,還是看得出來。



「華華,你身上這是……」李麗也看出不同。



「黑劉前兩天說我就要出去了,要盡盡興……」華華低低回了句,也沒多說

什麽。





「小雅是不是也總挨打?」我不由問了句。



「小雅的事,回頭華華再跟你說。現在你享受就行,一會兒舒服了,想怎麽

玩都行。」李麗看了眼華華,就把話岔過去了。



我想,反正這女人還要在我這里待一陣子,而且,這麽難以啓齒的事,沒有

這層關系,她怎麽都不肯說的。







兩個白花花的肉體就那麽跪在我面前,我一時不知道她倆要作什麽。只見李

麗和華華象約好了似的,同時一人抱起我一條腿,放在她們的胸口上。兩個人伸

出舌頭,一點點的開始舔我的腳。那種麻麻的感覺,不知道怎麽用語言來形容。

李麗也就算了,本身就是作這個的,華華那麽文靜的一個女人,竟然也跟她作著

同樣的事情。看來所有女人都一樣



,一但被某種東西控制以后,都能作出意想不到的事來。



接下來,李麗一個腳趾一個腳趾的放在口里吸吮。而華華把臉貼在我的腳上

滿滿的蹭著。兩個人就一點點的沿著腿內側爲我舔上來,直到性器。先不說感官

上的刺激,就只是視覺上看著兩個女人如此低三下四的伺候我,就已經讓我快受

不了拉。



李麗開始給我口交,而華華卻不斷的舔我大腿的內側,那敏感的地方被柔軟

的舌刺激到,不由讓我一陣顫栗。



「爽吧?今晚你就當大爺吧。」



李麗起身坐在我身邊,誘惑的看了我一眼,同時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豐乳上,

又低頭開始套弄我的性器。



而華華在地上已經開始擡起我的兩條腿,把頭埋進我的股間。我感覺到一個

軟軟的滑滑的東西觸到了我的肛門。是華華在給我舔肛,先是輕輕吸了一下,開

始一下一下的卷動著舌頭滑過那里。我有些不敢相信,擡起頭看了下。看不到華

華的表情,只看到她披散著長發,臉整個埋進我的股間。我所能看到的只是她纖

細的腰下撅起的大屁股。



我把頭又靠了回去,慢慢享受著兩個女人的服務,我不知道她們爲什麽這樣

屈意討好我。應該不只是爲了在我這里住幾天,但當時也沒多想,先享受了再說。



這種刺激我不相信哪個正常的男人能承受多久,很快我的性器就硬得漲痛了。

李麗知道我差不多了,給我戴上套。然后就在華華雪白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小騷貨別裝了,起來撅著挨操了!」



華華臉紅了下,啐了李麗一口。說她學什麽不好,去學黑劉。然而人還是順

從的擡起身跪趴在李麗旁邊,兩個人象兩只母狗一樣把屁股撅得高高的。把她們

的肛門和下陰都露了出來,兩人還把頭枕在一只手上,騰出一只手抓住屁股用力

的分開。



這樣一比李麗的下面就比華華遜色太多了,華華的下面的陰唇很小,是淡褐

色的,里面的嫩肉是粉紅色的。同樣是屁眼,華華的屁眼就很小,只有在陰道上

面一個螺旋壯的一個緊閉的小孔。我很好奇的伸手摸了摸,華華身體顫抖了一下,

又挺出來任我玩弄。



李麗回頭對我說,「怎麽樣?我們姐妹兩逼,兩屁眼,隨你走哪個。我這妹

子屬于悶騷型的,你盡管使勁操她,她都受得了的。一會兒干得她舒服了,讓她

說啥她都肯說的。」



說著又擡手在華華屁股上用力甩了一掌。這次華華沒反駁,只是把臉往床上

埋了埋。





說實在我也忍耐不住了,想起了錄象里男人干小雅時的樣子。小雅也是這樣

母狗似的撅著屁股,但對于小雅我總有種心底里的不忍,而面前這兩個女人則不

同,她們並不是我的愛人。我很快沖進了華華的性器里,里面已經很濕了,不是

很窄,感覺熱熱的。進去沒費什麽勁,只是我一下插到底的時候,華華輕聲的

「哦」了一聲。



很快感覺就來了,我開始用力撞擊身下的屁股,看著我的姓器一次次插進華

華的陰道里,看著被我撞得一浪一浪得臀肉。而我另一只手也沒閑著,放在李麗

股間捏揉著,沒用多久,就聽到李麗越來越粗的喘息聲。



我感受著華華內壁給我帶來的磨擦的快感,而手指也捅進了李麗的肛門中。



「使勁……使勁捅我屁眼……用兩個手指來……沒事……不痛的……盡管插

進去……」



很快李麗就放開聲,亂呻吟起來。



華華的陰道水也流得很多,但是不管我多蠻橫的抽插,她也只是悶哼幾聲,

就象挨插得不是她的那地方。



只一會兒,李麗就好象到了高潮一樣,見我一時也不插她,就轉過身饒有興

趣的看我干華華。看我干了幾下,就說這樣不行,她爽不了,我來幫你。



李麗兩手用力掰開華華肉肉雪白的屁股,把個股溝幾乎拉成了平面。因爲她

力氣使得瞞大的,肛門被強制的分開了不少,那些摺皺里的肉還是嫩嫩的。



「捅她屁眼,使勁插,這騷貨不使勁操她,她是不會叫的。」李麗很有經驗

的對我說。



我也聽她的,把硬硬的性器從陰道里抽出來,抵在了華華的小孔洞上。



因爲她那里有點干,剛開始插著很費力,我怕華華受不了。李麗卻說使勁操

進去,不用管她,她一定受得了。說著又一把抓住華華的頭發,把她的頭拉起來

問,「說你是不是受得了?」



華華也有點喘,回應著,「插吧,我受得了。」



我感到一股欲火沖上腦子,用力把性器捅進那個封閉的屁眼里。好在剛才沾

了華華不少的水,才把我的東西整個進入了華華的肛門。但粗大的性器也把肛門

的摺皺全部撐開,變成一個圓圓的洞。



隨著我的不斷進入,華華開始有反應了,「疼……啊……啊……插我……插

死我了……」



我開始不斷用力進出華華的屁眼,感覺她的屁眼比李麗的要緊得多,大概是

用得並不多的原因。



我的動作越來越激烈,華華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她開始不斷的扭動身體,

時而在我用力捅到底的時候,把頭擡起來,喘息著叫兩聲。



李麗得意的說,「怎麽樣,她放開了吧。這騷貨就得給她個痛快。」說著又

在華華的屁股上甩了兩巴掌,換來她兩聲哎喲。



接著李麗又給我出壞招,「你不是喜歡捏奶子嗎?她兩個奶子不是閑著呢?」



我依言趴在華華背上,一面聳動,一面用力抓住女人兩個乳房。我也感到華

華象是那種被虐傾向的,沒有痛苦感,就不會暢快。就用力掐住華華兩個小乳頭,

扭住不放。



果然,華華的身體開始不斷顫抖,扭動,肛門口不斷得緊縮著,叫得聲音更

大了。



李麗看到挨操快興奮的華華好象很快樂,捧起華華的臉,親了一口,說道,

「來,叫兩聲好聽的。告訴姐,你在干嘛呢?」



「我在挨操呢。」華華果然也順從的回答著。



「誰在操你呢?怎麽操的??」



「爹……是親爹在操華華……開始操逼……現在在操屁眼……干得華華都要

爆炸了……」



「爆炸了?我看你很舒服嘛,告訴爹你被操得爽不爽?」



「爽……華華讓爹操得很爽。」



李麗得意的看著我問,「怎麽樣夠騷吧?」



我在后面看不到華華的表情,若非親耳聽到,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這些話

怎麽會從一個如此文氣的一個女人嘴里說出來。



李麗跑到我后面去看我怎麽操華華的屁股,我只聽到她說,「操,這貨瀉了

這麽多水。難怪里面管事的都喜歡睡她。」



不用她說,我也想得到華華流了多少水。



然后,李麗讓我拉住華華頭發,讓她臉從床上仰起來。一面讓我狠狠抽她的

屁股,說這樣她浪得更快。



我拽著女人的頭發,開始猛扇華華的屁股,看著雪白的臀肉在我的掌掴下變

得紅腫起來。華華被搞得有些近乎瘋狂了,拼命搖著頭,啊啊的尖叫著。用力的

往后頂屁股,好象我進入得還不夠深。



又用力沖刺了幾十次,我終于把精液都射在了華華體內。華華也象瀉了氣一

樣,趴倒在床上,喘著粗氣,身子不時痙攣一下。



李麗笑著問我,「舒服嗎?他媽的你們男人真好,可以這麽過瘾的搞女人。」

說著又在華華屁股上打了一下,「起來,小婊子,給老公舔硬了,你們兩個舒服

了,我還沒到呢。」



華華費力的擡起身子,給我舔性器,把上面殘留的精液全吃進嘴里,然后又

把它含進去,用舌在上面慢慢的舔著。



我靠在床墊子上,多少有點走神,小雅現在是不是也在象她們一樣伺候別的

男人。



直到李麗開始用嘴親吻我的乳頭,另一只手在我另一個上面劃著圈。



我把手放在李麗的大屁股上,撫摸著。然后手指滑進她的股溝,在她的陰道

里摳弄著。



李麗開始哼哼,我用力捏了下她的陰唇,她報複性的咬了下我的胸口。



緩了一會兒。華華好象休息過來了,開始賣里用嘴套弄我的雞八。我也開始

捏她胸口兩團肥乳。



華華的口交很厲害,沒用多久,我下身就又硬起來了,華華開始用乳房給我

的性器按摩。





這時候,李麗也讓我揉搓得差不多了。她有點醉眼迷離的看著我,「老公,

親我。」



我親上她的唇,不知道她用的什麽口紅,很香。李麗主動把舌頭伸進我口里,

讓我吸住。



過了半天,李麗才收回她的嘴,「老公,一邊親我,一邊使勁使勁操我,好

嗎?」說著把兩條大腿架在我肩上,把下身向我敞開著。那嬌媚的模樣,象我就

是她分別以久的情人。



我按住李麗,親住她的嘴,一邊品嘗她嘴上的口紅,一邊把性器插進她的下

面,開始一下一下的撞擊。



女人一面跟我親吻著,一面喃喃的說,「老公,你操我真好,我願意跟你操

逼。」



曾幾何時,小雅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那時的生活是多麽幸福。每次和小雅

的作愛,都讓我感到無比的快樂。而現在我卻和她的毒友上床,而她本人也許正

在讓別人干著,嘴里說著同樣的話。





我閉上眼,開始幻想,身下的女人就是小雅,我們又回到了過去,沒經曆過

她被毒品奴化,生活平靜安甯,那該有多好。



李麗因爲嘴被我吻著,沒法出聲,就一下一下的哼著,她的鼻吸噴在我臉上。

雙手緊緊環著我,象生怕我會跑掉一樣。



直到我們完事,我才發現,華華就在旁邊躺著,安靜的看著我們作愛。



她說她也很喜歡我們這種感覺,而她的那個男人也曾經這樣和她甜蜜的作愛。

只是后來她多次吸毒,複吸……男人對她徹底失望了,才抛棄她不管的。



那晚我摟著兩個女人,睡得很香。感覺她們都是可憐的女人,本來都有屬于

自己的生活,是毒品讓她們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第二天一早,李麗就起來了,我送她出去。



臨走時,李麗對我說,華華剛出來,沒錢,沒住的地方,什麽都沒有,而她

自己剛出來幾天,也沒什麽錢,讓我生活上幫著她點。李麗說那里本來就是和別

人合住的,還得接客人,沒辦法安排。我點頭答應下來。

? ? 她又叮囑我,如果晚上華華毒瘾發了鬧我,就狠狠揍她,操她,千萬別拿她

? ? 當人。說那樣說不定還能讓她好受點。說著還對我擠了擠眼睛。



我知道她的意思,小雅在難過時候,也讓我把她捆起來過。那個罪遭得實在

是讓人不忍目睹。



我買了早餐回去,看華華睡得正香,就沒去吵她。留了點錢和張字條,就去

上班了。



因爲家里還有個華華,我下午很早就從公司出來,回家了。進了屋門就覺得

不對勁,留給她的早飯被吃了一半,但是華華並沒見人影。



我去臥室,見她把自己身體裹在被子里,床委得亂亂的。我想到她會這樣,

沒想到這麽快就發作了。







華華看到我回來了,就坐起來,身上只有一件小睡衣,下體就那麽裸露著。

兩條長長白淨的腿間得那一小撮黑毛,顯得十分刺眼。



我走過去問她餓不餓,她顯得很焦燥,搖搖頭。對我說,她很難受,讓我抱

抱她陪她說說話。



我走過去,就那麽讓她披著被子,抱著她。華華卻把我的手拉進被子里,放

在她的兩腿之間,讓我摳她那里。我想起李麗的話,就沒拒絕。



我就問起小雅的情況。華華這時也想找個事轉移下注意,就開始跟我講起,

如何認識小雅和小雅在戒毒所里的經過。







小雅剛進里面去的時候,華華已經在里面待了一個多月了。因爲不斷的有戒

毒的人進來,開始華華也沒在意,只知道有一個女人住進了她隔壁病房。第一次

見小雅是在黑劉的辦公室里,那天正好排到華華值日作清潔。當她走到辦公室門

口,就聽到黑劉那尖尖的聲音。



「你就是陳雅嗎?你他媽懂不懂這里的規矩。我聽說你剛進來時檢查身體還

不配合,沒挨過打啊你?」



「啪!」接著就是一記耳光聲。



在那里戒毒者挨打是家常便飯,大家也都見怪不怪了。華華也沒顧及太多,

敲敲門就進去辦公室。



看到劉所長,也就是大家都叫他黑劉那個三十八九歲胖胖的家夥。



黑劉正站在他辦公桌前教訓一個滿清秀的女人。女人捂著臉,正和黑劉辯解

著什麽。



「摸你?摸你算什麽,就是操你,你還不服嗎??到這兒地方還裝什麽清純?

住在這兒一百來女人哪個不是求著我操?你哪兒特殊?」



黑劉用眼角掃了下華華,就當她不存在一樣,繼續罵著。



華華注意到這女人臉上汗膩膩的,透著發白,一看就知道是瘾上來的樣子,

應該是來想要點美沙酮。估計是新來不懂,肯定是要挨黑劉收拾的。華華當時就

想上去告訴她,服個軟,讓黑劉玩玩,藥肯定會給她的。但是礙于黑劉的淫威,

沒敢。



發現華華多看了小雅兩眼,黑劉喝罵一道,「看什麽看,沒見過啊?搞你衛

生去!」轉身又對著小雅繼續罵道,「現在怎麽知道來求我了?想要藥是吧?把

衣服脫了,我看看你哪兒塊肉不舒服。」



華華嚇得趕快拿麻布擦桌子,掃地忙活開了。聽到這句話,知道小雅今天肯

定是要挨打了。小雅剛來不知道,這黑劉手最黑,沒事也要找毛病打她們一頓,

打完還得感謝他,



否則,就得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華華真想告訴小雅趕快脫衣服,讓黑